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坚硬世相的温情剥露——彭定旺中短篇小说《虚掩的门》集序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12-20    作者:许连军

  

 

  坚硬世相的温情剥露

  ---------彭定旺中短篇小说《虚掩的门》集序

  许连军(长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博导)

  作家彭定旺又要出版新的小说集《虚掩的门》,嘱我写几句话代序,我怀着敬佩的心情欣然允诺。待到要动笔写的时候却有些犹豫,思前想后不知道要写什么。我与定旺兄在人生的半路上相遇,对他为何要一辈子埋头发狠写小说的前因后果不大了解,他已经发表的小说我读过不少,但对他小说的艺术脉络还没有作整体的研究,稀里糊涂就答应替他的新作写序实在太过轻狂。真个后悔!但我又是不愿食言而肥的。

  我年轻时也曾经有过做作家的冲动,于是就囫囵地读了古今中外的数量可观的小说,直到如今还记得一大堆小说家的名号:巴尔扎克、雨果、司汤达、福楼拜、莫泊桑、狄更斯、托尔斯泰、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毛姆……中国古今作家及作品就更不用说了,弄得自己都佩服自己博览群书了,还常常不无炫耀地跟人大侃什么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荒诞派、先锋文学……还不断地写过很多习作,不断地往杂志社投稿。现在也记不起突然哪一天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就放弃了我伟大的文学梦,一生就只能是一个文学的票友了。但年轻时的冲动还是有些后遗症,看到朋友中有人成了作家,有人不断地出新作,总是有些莫名的兴奋,于是也就有了摩拳擦掌要替人写序这一出。

  读过定旺兄的小说集——《虚掩的门》,有20余篇,很是丰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最为深刻有以下三端。

  一是作家饱含温情地观照他笔下的人物,饱含温情地抒写他们的故事。作者在编排这个集子的时候没有设置秩序和类别,比如按照所述的时间背景,或者按照人物形象的身份等给出一个编排方式或是次第,或者是按照小说篇幅长短安排一个先后秩序。所以我一气读完这本集子,其中各类人物纷至沓来,各类情节精彩纷呈。但给我的印象是,作家的笔下人物及其生活都是伟大不起来的平凡和琐屑一类,如《皮子》中的皮子,其言语和生活方式不乏市井的庸俗市侩甚至猥琐,但又有着令人动容的真实与侠义。《陈抱帖别传》中的陈抱帖,是一个有才气的迂讷市民,他的生活有些坎坷亦有些混乱,他的为人有着狡黠精明,也有着些许清高与孤傲。《恐吓》中兢兢业业的教师易小翊,她是敬业友善谨慎地工作和生活着,本来是可以成为时代楷模,但嘈杂混乱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几乎将她淹没了,她生活得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虚掩的门》中的他和她,游走在道德生活的边缘,烦恼与情感纠缠在一起,放纵在道德之外的同时又为自己划定了一条红线。给我的印象是,作家笔下的人物大都生活在平凡琐碎复杂纷乱的处境中,活得不轻松,但坚韧地想要活得有意义,他们不伟大但也有坚守。

  在对平凡琐碎的现实生活和平凡的人物观照中,作家表现了出了很强的超越意识,企图从平凡甚至平庸的琐碎生活中超越出来,看到灰暗平凡生活里令人感动的真善美。小说中的人物大多是社会生活底层的平常人,他们的性格中大都有着一些小小的缺陷,他们的生活也不乏杂乱无章、无可奈何的时候,但他们又都努力地在杂乱的生活中寻找清晰的线索,在无可奈何的时候坚持着忍耐着,很认真地生活和工作。《恐吓》中的易小翊、高尚书,《皮子》中皮子,还有陈抱帖等等。世道承平日久,英雄多半被舒适而琐碎的生活消磨殆尽,好一派盛世平庸。作家面对的生活没有传奇也少有英雄故事,有的只是琐屑、平凡甚至平庸、堕落。人们不甘心但又无法超拔,于是生活的景象一片沉闷,浑浑噩噩,或者嘈杂混乱。这样的生活状态其实很令人厌倦,但作家彭定旺先生以极大的耐心和细腻敏锐的眼光,饱含温情和善意去观照这样平凡的生活,以他不厌其烦的叙事方式把纷繁而嘈杂的生活呈现出来,而且能让人看到其中的闪光与诗意。正如他在访谈录中谈到的:“现实的存在是两个极端之间的存在,崇高与卑下,向往与无奈,神圣与世俗,幸福与苦难,等等。从任何一个极端去结构或是解构这个世界,我们都可以找到人生的惆怅与快感,找到生命的光亮与影像,从而为我们了解世界的本质,提供一孔锁眼。”也如歌手朴树《平凡之路》中的几句歌词:“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觉得它们正好是我读过定旺先生的《虚掩的门》之后的感觉。

  说到小说的技巧,我一向是反对在技巧与结构上故弄玄虚的。生活中精彩的人物与故事常常是随意与偶然的,我们无法安排。即便是十分理性的人们也未必有能力安排好自己的故事情节,既然如此,小说的叙事就不必在技巧上弄巧成拙。因为不当的技巧会适得其反,败坏读者的阅读兴致,而高超的技巧则是无形无迹,云淡风轻,水流花开,妙造自然的。彭定旺先生的小说,叙事自然,结构精致。《皮子》《虚掩的门》等篇可以说是典型的现实主义的结构方法;《油菜花黄》《黄昏里的绪红姐》等篇运用了多头叙事、双线结构和意识流等现代主义的文学叙事;《兄弟》《断耳之谜》等篇则运用了解构主义的表现技巧。在他的小说文本中,我们看不到技巧的痕迹,有的只是一种高妙的融合,一种自然的铺陈。由此可以看出,彭定旺对小说结构方法和叙事技巧的驾轻就熟。

  彭定旺先生的小说语言是很纯熟的,或雅或俗,有密度有力度,好像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而滚动,给人的感觉好似故事情节推动了语言的潮水涌来。有时候给人的感觉又好像是语言的力量裹挟人物在情节里狂奔,人物在故事里被语言追赶。《春天的走廊》《油菜花黄》等一些篇章就有这效果。《陈抱帖》《文友张三》《老鼠药》的语言又是别样的风格,古雅从容,是跟着人物的迂讷走的。我的印象,定旺兄的性情是不紧不慢,稳重而从容的,他驾驭语言的力度和速度出乎意料。一个成熟小说家必然会有驾驭语言的高超本领。

  读《虚掩的门》的时候,我总是想起莫言的小说,用冷峻的语言将他的山东高密乡混乱嘈杂的生活和故事描写得令人头皮发麻,恶心呕吐,痛苦愤恨,可怜同情……等等,总之是五味杂陈。他的小说艺术给人的震撼是全方位的多种多样的。莫言说他要在小说中表现出他的悲悯情怀而且是一种大悲悯情怀,对好人坏人都要有悲悯和同情。定旺兄的小说跟莫言有同工异曲之妙,他对人物和生活的情怀有悲悯有欣赏有超越,也是全方位多种多样的。

  这是我读过《虚掩的门》之后的印象与感觉,有些唐突,但愿不至于埋汰了小说本身的光芒。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坚硬世相的温情剥露——彭定旺中短篇小说《虚掩的门》集序

2019-12-20 10-01-26

  

 

  坚硬世相的温情剥露

  ---------彭定旺中短篇小说《虚掩的门》集序

  许连军(长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博导)

  作家彭定旺又要出版新的小说集《虚掩的门》,嘱我写几句话代序,我怀着敬佩的心情欣然允诺。待到要动笔写的时候却有些犹豫,思前想后不知道要写什么。我与定旺兄在人生的半路上相遇,对他为何要一辈子埋头发狠写小说的前因后果不大了解,他已经发表的小说我读过不少,但对他小说的艺术脉络还没有作整体的研究,稀里糊涂就答应替他的新作写序实在太过轻狂。真个后悔!但我又是不愿食言而肥的。

  我年轻时也曾经有过做作家的冲动,于是就囫囵地读了古今中外的数量可观的小说,直到如今还记得一大堆小说家的名号:巴尔扎克、雨果、司汤达、福楼拜、莫泊桑、狄更斯、托尔斯泰、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毛姆……中国古今作家及作品就更不用说了,弄得自己都佩服自己博览群书了,还常常不无炫耀地跟人大侃什么现实主义、浪漫主义、荒诞派、先锋文学……还不断地写过很多习作,不断地往杂志社投稿。现在也记不起突然哪一天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就放弃了我伟大的文学梦,一生就只能是一个文学的票友了。但年轻时的冲动还是有些后遗症,看到朋友中有人成了作家,有人不断地出新作,总是有些莫名的兴奋,于是也就有了摩拳擦掌要替人写序这一出。

  读过定旺兄的小说集——《虚掩的门》,有20余篇,很是丰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最为深刻有以下三端。

  一是作家饱含温情地观照他笔下的人物,饱含温情地抒写他们的故事。作者在编排这个集子的时候没有设置秩序和类别,比如按照所述的时间背景,或者按照人物形象的身份等给出一个编排方式或是次第,或者是按照小说篇幅长短安排一个先后秩序。所以我一气读完这本集子,其中各类人物纷至沓来,各类情节精彩纷呈。但给我的印象是,作家的笔下人物及其生活都是伟大不起来的平凡和琐屑一类,如《皮子》中的皮子,其言语和生活方式不乏市井的庸俗市侩甚至猥琐,但又有着令人动容的真实与侠义。《陈抱帖别传》中的陈抱帖,是一个有才气的迂讷市民,他的生活有些坎坷亦有些混乱,他的为人有着狡黠精明,也有着些许清高与孤傲。《恐吓》中兢兢业业的教师易小翊,她是敬业友善谨慎地工作和生活着,本来是可以成为时代楷模,但嘈杂混乱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几乎将她淹没了,她生活得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虚掩的门》中的他和她,游走在道德生活的边缘,烦恼与情感纠缠在一起,放纵在道德之外的同时又为自己划定了一条红线。给我的印象是,作家笔下的人物大都生活在平凡琐碎复杂纷乱的处境中,活得不轻松,但坚韧地想要活得有意义,他们不伟大但也有坚守。

  在对平凡琐碎的现实生活和平凡的人物观照中,作家表现了出了很强的超越意识,企图从平凡甚至平庸的琐碎生活中超越出来,看到灰暗平凡生活里令人感动的真善美。小说中的人物大多是社会生活底层的平常人,他们的性格中大都有着一些小小的缺陷,他们的生活也不乏杂乱无章、无可奈何的时候,但他们又都努力地在杂乱的生活中寻找清晰的线索,在无可奈何的时候坚持着忍耐着,很认真地生活和工作。《恐吓》中的易小翊、高尚书,《皮子》中皮子,还有陈抱帖等等。世道承平日久,英雄多半被舒适而琐碎的生活消磨殆尽,好一派盛世平庸。作家面对的生活没有传奇也少有英雄故事,有的只是琐屑、平凡甚至平庸、堕落。人们不甘心但又无法超拔,于是生活的景象一片沉闷,浑浑噩噩,或者嘈杂混乱。这样的生活状态其实很令人厌倦,但作家彭定旺先生以极大的耐心和细腻敏锐的眼光,饱含温情和善意去观照这样平凡的生活,以他不厌其烦的叙事方式把纷繁而嘈杂的生活呈现出来,而且能让人看到其中的闪光与诗意。正如他在访谈录中谈到的:“现实的存在是两个极端之间的存在,崇高与卑下,向往与无奈,神圣与世俗,幸福与苦难,等等。从任何一个极端去结构或是解构这个世界,我们都可以找到人生的惆怅与快感,找到生命的光亮与影像,从而为我们了解世界的本质,提供一孔锁眼。”也如歌手朴树《平凡之路》中的几句歌词:“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觉得它们正好是我读过定旺先生的《虚掩的门》之后的感觉。

  说到小说的技巧,我一向是反对在技巧与结构上故弄玄虚的。生活中精彩的人物与故事常常是随意与偶然的,我们无法安排。即便是十分理性的人们也未必有能力安排好自己的故事情节,既然如此,小说的叙事就不必在技巧上弄巧成拙。因为不当的技巧会适得其反,败坏读者的阅读兴致,而高超的技巧则是无形无迹,云淡风轻,水流花开,妙造自然的。彭定旺先生的小说,叙事自然,结构精致。《皮子》《虚掩的门》等篇可以说是典型的现实主义的结构方法;《油菜花黄》《黄昏里的绪红姐》等篇运用了多头叙事、双线结构和意识流等现代主义的文学叙事;《兄弟》《断耳之谜》等篇则运用了解构主义的表现技巧。在他的小说文本中,我们看不到技巧的痕迹,有的只是一种高妙的融合,一种自然的铺陈。由此可以看出,彭定旺对小说结构方法和叙事技巧的驾轻就熟。

  彭定旺先生的小说语言是很纯熟的,或雅或俗,有密度有力度,好像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而滚动,给人的感觉好似故事情节推动了语言的潮水涌来。有时候给人的感觉又好像是语言的力量裹挟人物在情节里狂奔,人物在故事里被语言追赶。《春天的走廊》《油菜花黄》等一些篇章就有这效果。《陈抱帖》《文友张三》《老鼠药》的语言又是别样的风格,古雅从容,是跟着人物的迂讷走的。我的印象,定旺兄的性情是不紧不慢,稳重而从容的,他驾驭语言的力度和速度出乎意料。一个成熟小说家必然会有驾驭语言的高超本领。

  读《虚掩的门》的时候,我总是想起莫言的小说,用冷峻的语言将他的山东高密乡混乱嘈杂的生活和故事描写得令人头皮发麻,恶心呕吐,痛苦愤恨,可怜同情……等等,总之是五味杂陈。他的小说艺术给人的震撼是全方位的多种多样的。莫言说他要在小说中表现出他的悲悯情怀而且是一种大悲悯情怀,对好人坏人都要有悲悯和同情。定旺兄的小说跟莫言有同工异曲之妙,他对人物和生活的情怀有悲悯有欣赏有超越,也是全方位多种多样的。

  这是我读过《虚掩的门》之后的印象与感觉,有些唐突,但愿不至于埋汰了小说本身的光芒。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