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照亮文学的生命体验与哲思——郑泽华文集《海客散墨》序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12-25    作者:黄大荣

  

  

照亮文学的生命体验与哲思

  ——郑泽华文集《海客散墨》序

   黄大荣

  泽华近日整理他的旧稿,于箱箧中拣出我在1992年的一篇讲话《面对共同的世界》。近三十年过去,尘封的往事,烟云模糊的历史底片,竟渐渐清晰起来。那年给沙市市青年作家颁奖,是有深刻的隐衷的。从充满激情与幻想的八十年代,“历史强行进入”九十年代,借用一位评论家的话说,人们有多少的惊恐与惶惑、无奈与反思,自问与警醒。意气风发的文学大军倏忽间溃散,文坛冷寂。我想到俄国作家谢德林的话,文学不会沉寂,因为文学的沉寂,无异于人民的死亡。颁奖不过是一种提振文学人士气的形式。抑郁症的典型症状之一,正是彻底的自我否定。而我们需要抛弃的,是八十年代的幻想,需要重拾的,是八十年代的激情。奖品是钱钟书先生的一套著作。正值钱钟书热,很多人却买不起这套书,那是需要一两个月的薪资的。泽华把它发到微信圈的时候,开始我并不在意,现在我真要感激他,为我保留下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忆。原本想写一点纪念文字的,借着给他的文集作序,说这几句吧。

  近几年明显老去,眼力不济,很少为人作序了。泽华与我有三十七年的师生之缘,又是忘年之交。我曾说,人与人的亲疏,不在于过从甚密,但看任何一次邂逅,三言两语,是否有一见如故的亲切。泽华就是我为数不多的即见即近的朋友。《海客散墨》的序,我是一定写的。

  海客,四海为客之谓也。语出李白“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之句。我想,泽华是取它的足行万里、求索真相的寓意。散墨,乃是作家的自谦之词,倒也有洒脱、惬意的意味。泽华还真是践行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抱负的。他书读的多,博学旁收;路也走的多,大山大河,乡野村寨,每有余暇便会驱车旅行。他的识见与境界,自是不同一般。泽华接触西方哲学,可能比我更早。我是从文学延伸到历史和哲学的,他更早直接进入哲学阅读。有这样兴趣的文学人很少的。也因此,我和他在几乎所有文史哲领域,尤其是20世纪经验主义哲学和大历史观,都有共同的话题,相同的见解。很少有人理解我对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看法,譬如孔儒道德理想国、老庄的逍遥,释家的色空观都有乌托邦性质;譬如“国学”,还有涉及对王国维、陈寅恪、吴宓等旧贵族精神和文化人格的认知,以及对中西文化的比较,对鲁迅与胡适怎么看,对制度与文化关系如何厘清,对后现代主义及其异变的新儒家和新左派如何甄别,我一直知音甚稀,独自承受着寂寞。泽华是我身边能与我深谈、为我解忧的极少数的朋友之一。我这些年来一直倡议系统性阅读和独立思考,重构属于自己的知识结构或体系,泽华是与我一样做这种不懈努力的读书人。

  就在我那篇讲话稿里,有一段说到泽华:

  郑泽华埋首典籍,对传统文化钻研尤勤。他发表于上海《社会科学报》的《美的社会性略议——与蔡仪先生商権》,显示了他对美学的一般性问题的兴趣和敢于向“大学问家”挑战的理论勇气;而《注解经典——中国古代学术传统》则试图解释文化本源的系列问题,后者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引起学术界同行的关注。值得肯定的是,他同时致力于小说、散文、随笔创作,以形象思维与理论思考作为文学活动的两翼,表现出较高的文学眼界与追求。

  他的文集收录了这两篇文章。《注解经典——中国古代学术传统》是泽华有独立思考和见解的重要篇什。他在归纳出古代学术传统的稳定性、因袭性、自足性传统后,写到:

  中国古代思想延继几千年自成体系,造就了中华民族独特的思维方式与文化特征,其中学术上的注经传统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是极重要的、有高度的概括。《新华文摘》全文转载,是应该的。泽华尽管运用了春秋笔墨,说得比较含蓄,但明眼人一望便知它的思想容量和对沉闷的国学界振聋发聩的冲击力。中国古代学者,跳不出源自孔子的尚古、崇古、惟古的窠臼,两千年以注经为终身学术方向,以至于丧失了自我精神解放、独立创新的内在需求。钱钟书学贯中西,却也是在做另一种“注经”而已。而西方学术,自古希腊至今,总在激烈地冲撞,不断地解构与重构,学者们的主体意识之鲜明,取得的思想果实之丰硕,真不可同日而语。

  《美的社会性略议》提出的对蔡仪的质疑,也很有价值。泽华从美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的讨论出发,实际上已经接触到了美的主体性。蔡仪的关于美的社会性的看法,并不新鲜,是从黑格尔来的。美的客观性,是指自然美。人所创造的美,人的审美活动、审美意识,都离不开人的主体性。人的个性、思想、修养、见识、情绪,决定了审美是一种联类无穷的想象和体验,也就决定了,无论是自然美、创造美都具有无限的丰富性、可变性。美的创造和审美,都属人的精神活动范畴,是主观精神的投射或外化。

  文集中许多谈作家、谈作品的文艺随笔,都有精彩段落和点睛之笔,直击问题的实质。表明作者具有独特的眼光。而我要说的是,正是作者的经由操练的思想,照亮了这一篇篇随笔。

  作者收录在文集中的散文,篇幅短小,容量甚大。我在阅读的时候,首先跳出脑海的两个字是——境界。与一般散文作品不同,作者似乎把对生活的具体而琐细的描摹,放在次要的地位,而对于生活的生命体验和哲理沉思,往往成为了作品的重心和亮点。

  散文《漂泊的心》,从读康德联想到三毛的《橄榄树》,联想到杜甫的身世飘零,以及“我想有个家”,对家与心灵流浪作出了并非悖论的诠释。作品充满沉思之美,泽华写到:

  为了解开康德这个谜,我翻出他那些艰深晦涩的哲学著作。借助于评述文章,囫囵吞枣却又兴味盎然地阅读,恍惚中领悟到:康德哲学从不试图演绎所谓终极答案,他不像比他稍晚的黑格尔那样爱对世界进行终极规范和囊括,开出“十全大补”的精神疗方。他像一个踽踽跋涉在思想荒原上的先知,提出一个又一个关于世界与人的疑问,却不急于解答,让后人在这些疑问面前产生心灵的震撼。我猜想那副木讷的外表下必然潜藏着一颗激荡的心——一颗因寻觅而流浪,因流浪而寻觅的心。

  就这样,生命体验和哲思,照亮了文学。

  《沉思默想》同样是有境界的散文。作者写到:

  后来,庭院修了楼房,我也迁了居,娶妻生子,油盐酱醋,只有当夜深人静,妻儿进入梦乡以后,我来到自己小小的书房,面对书本与稿纸,面对桔红色的灯光,白天委缩的情思舒展了,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任凭驰骋。有时我关掉台灯,黑暗中点燃一支烟,看那点红火一明一灭;有时我步入阳台,天空澄澈辽阔,远处几家灯火稀稀落落,想着宇宙的永恒与人生的短促无助,一种孤独与敬畏的宗教般情感油然而生。天无言,地无言,生命在此时此刻真实地再现,人类精神在此时此刻弥漫无际。

  浮躁的现实世界,熙熙攘攘,忙忙碌碌,望星空成为无福消受的奢侈。然而,唯有“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王羲之才能写出《兰亭集序》。我把它看作中国古代少数几篇有哲学思想和生命意识的诗文之一。“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数字,足可与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杜甫的“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媲美。

  我不能不说说泽华的散文《黑森林》。

  假如你读到《黑森林》那首诗,据说是一位僻远山村的年轻姑娘写的,你会不会有去拜访她的冲动?泽华真去了,因为“黑森林”像梦魇一样攫住了他,当然还有那位“结着丁香一样忧郁的”18岁女孩。——黑森林原来是一片稀稀落落的小树林,姑娘又矮又胖,“貌若无盐”。作者不禁感慨上帝的不公平。写到这里没完,作者笔锋突然一转:

  我这样去忖测林慧时,心中涌起一股负疚感。我有什么理由用那种士大夫的轻佻哂笑一位纯真的少女?哂笑她那片情感的圣地?这种哂笑恰恰证明我身上某种诗意的东西正在消逝。

  作品打动我的,正是生命体验的力量,一种难能可贵的、为中国人普遍缺失的忏悔精神。不仅诗意的东西正在消逝,还差点亵渎了上帝。上帝从来不赋予人十全十美,他设置的悖论,考验着人的灵魂;他把人类之生死,交给了人类自己。

  老实说,我在读到关于“钗黛合一”和关于“三国人物”两篇随笔的时候,心里有点“打鼓”,生怕泽华的看法与我有所抵触。谢天谢地,没有。他不过虚晃一枪而已。泽华说得够清楚了。我补充几句。

  “钗黛合一”论,是俞平伯老先生最荒谬的失误。拙著《论红楼梦》认为,宝钗与黛玉,具有截然不同的文化人格,在曹雪芹那里,是具有孔儒和老庄两种思想文化象征意味的。俞先生的审美趣味,恰恰反映了上面提到的审美的主体性。不妨直说,俞先生旧文人积习太重,“二美”一个不愿意割爱,把一个对儒道释有着强烈批判意识的伟大作家看低了,看成了与他一样的、对旧文化意兴眷眷的人。就此而论,他比王国维差远了,更没有脂砚斋说的“巨眼”。

  顺便说说所谓“三国文化”。三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人口的最低谷。魏蜀吴三家,为争夺皇权,五十多年竞相残酷杀戮,中国人口从六千万锐减至六百万。曹操诗云:“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百遗一,是诗的夸张,十遗一则是史实。这种追逐权力的杀戮文化,乃是最肮脏的文化。赋予关羽与孔子相同的“圣人”地位,乃是历代统治者所为。至于民间赋予关羽“武财神”偶像,则出于求财的无奈与愚昧。

  泽华的散文随笔,是这部文集的压卷之作。小说也写得不错。《绿》,大量采取意识流写法,立意高,有多重意象和多重主题。叙述流转自如。须知,这是他十八九岁的作品,不容易。那年《沙市文艺》推出青年作家专辑,是我编发的,对它格外推崇,因为当年文坛写意识流小说的,不过三五人而已。大概是在1982年,我在借用的崇文街办的大食堂讲小说,听课的有两百多人,坐不下,窗外走廊站满了人。那种文学热一去不返了。令人欣慰的是还有十几位作家,坚守到今天。也不奇怪,文学路途上从来就有更多的“失踪者”。记得我的第一讲是《寻找你的金蔷薇》;巴乌斯托夫斯基是俄罗斯文学基因的传承者。他的《珍贵的尘土》《夜行驿车》《雾蒙蒙的黎明》弥散的淡淡的忧郁和感伤,乃是人类高贵的情感。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文学滋养的青年,就是与众不同。泽华的全部作品都能看出他从中接受的浸润。他的短篇,是经典的短篇构思与结构。注重精神,注重情调,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小说要会讲真话、讲人话,讲心里话。舍此别无什么秘法。鲁迅关于白描的十二字箴言,也是做人的箴言。泽华的小说《阿玫的夏天》《老教授的临终自白》都是老老实实说话的作品。他的小说语言与散文有所不同,散文融进了古典和欧化的文字,小说则文笔洗练,干净,质朴,用心,具有撞击心灵的力量。

  他与我一样,对油滑、虚饰、粗鄙的某些当代作品,不屑于顾。

  泽华的文集里,还有一些新闻作品。这是他职业的见证。带着枷锁的舞者,总在企图挣脱生活的桎梏,告诉人们真相。作家对待生活的态度显然与单纯的记者不同,他执拗地坚守着某种他认为神圣的东西,总伴着质疑、沉思与追问。这样的新闻作品,自然就不是过一眼便化作云烟的应景之作。

  我要谢谢泽华约我写序。让我在这寂静的冬夜里,荡涤俗肠,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

  是为序。  

   2019年3月

 (作者黄大荣现为荆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供稿:李国新)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照亮文学的生命体验与哲思——郑泽华文集《海客散墨》序

2019-12-25 16-56-58

  

  

照亮文学的生命体验与哲思

  ——郑泽华文集《海客散墨》序

   黄大荣

  泽华近日整理他的旧稿,于箱箧中拣出我在1992年的一篇讲话《面对共同的世界》。近三十年过去,尘封的往事,烟云模糊的历史底片,竟渐渐清晰起来。那年给沙市市青年作家颁奖,是有深刻的隐衷的。从充满激情与幻想的八十年代,“历史强行进入”九十年代,借用一位评论家的话说,人们有多少的惊恐与惶惑、无奈与反思,自问与警醒。意气风发的文学大军倏忽间溃散,文坛冷寂。我想到俄国作家谢德林的话,文学不会沉寂,因为文学的沉寂,无异于人民的死亡。颁奖不过是一种提振文学人士气的形式。抑郁症的典型症状之一,正是彻底的自我否定。而我们需要抛弃的,是八十年代的幻想,需要重拾的,是八十年代的激情。奖品是钱钟书先生的一套著作。正值钱钟书热,很多人却买不起这套书,那是需要一两个月的薪资的。泽华把它发到微信圈的时候,开始我并不在意,现在我真要感激他,为我保留下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忆。原本想写一点纪念文字的,借着给他的文集作序,说这几句吧。

  近几年明显老去,眼力不济,很少为人作序了。泽华与我有三十七年的师生之缘,又是忘年之交。我曾说,人与人的亲疏,不在于过从甚密,但看任何一次邂逅,三言两语,是否有一见如故的亲切。泽华就是我为数不多的即见即近的朋友。《海客散墨》的序,我是一定写的。

  海客,四海为客之谓也。语出李白“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之句。我想,泽华是取它的足行万里、求索真相的寓意。散墨,乃是作家的自谦之词,倒也有洒脱、惬意的意味。泽华还真是践行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抱负的。他书读的多,博学旁收;路也走的多,大山大河,乡野村寨,每有余暇便会驱车旅行。他的识见与境界,自是不同一般。泽华接触西方哲学,可能比我更早。我是从文学延伸到历史和哲学的,他更早直接进入哲学阅读。有这样兴趣的文学人很少的。也因此,我和他在几乎所有文史哲领域,尤其是20世纪经验主义哲学和大历史观,都有共同的话题,相同的见解。很少有人理解我对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看法,譬如孔儒道德理想国、老庄的逍遥,释家的色空观都有乌托邦性质;譬如“国学”,还有涉及对王国维、陈寅恪、吴宓等旧贵族精神和文化人格的认知,以及对中西文化的比较,对鲁迅与胡适怎么看,对制度与文化关系如何厘清,对后现代主义及其异变的新儒家和新左派如何甄别,我一直知音甚稀,独自承受着寂寞。泽华是我身边能与我深谈、为我解忧的极少数的朋友之一。我这些年来一直倡议系统性阅读和独立思考,重构属于自己的知识结构或体系,泽华是与我一样做这种不懈努力的读书人。

  就在我那篇讲话稿里,有一段说到泽华:

  郑泽华埋首典籍,对传统文化钻研尤勤。他发表于上海《社会科学报》的《美的社会性略议——与蔡仪先生商権》,显示了他对美学的一般性问题的兴趣和敢于向“大学问家”挑战的理论勇气;而《注解经典——中国古代学术传统》则试图解释文化本源的系列问题,后者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引起学术界同行的关注。值得肯定的是,他同时致力于小说、散文、随笔创作,以形象思维与理论思考作为文学活动的两翼,表现出较高的文学眼界与追求。

  他的文集收录了这两篇文章。《注解经典——中国古代学术传统》是泽华有独立思考和见解的重要篇什。他在归纳出古代学术传统的稳定性、因袭性、自足性传统后,写到:

  中国古代思想延继几千年自成体系,造就了中华民族独特的思维方式与文化特征,其中学术上的注经传统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是极重要的、有高度的概括。《新华文摘》全文转载,是应该的。泽华尽管运用了春秋笔墨,说得比较含蓄,但明眼人一望便知它的思想容量和对沉闷的国学界振聋发聩的冲击力。中国古代学者,跳不出源自孔子的尚古、崇古、惟古的窠臼,两千年以注经为终身学术方向,以至于丧失了自我精神解放、独立创新的内在需求。钱钟书学贯中西,却也是在做另一种“注经”而已。而西方学术,自古希腊至今,总在激烈地冲撞,不断地解构与重构,学者们的主体意识之鲜明,取得的思想果实之丰硕,真不可同日而语。

  《美的社会性略议》提出的对蔡仪的质疑,也很有价值。泽华从美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的讨论出发,实际上已经接触到了美的主体性。蔡仪的关于美的社会性的看法,并不新鲜,是从黑格尔来的。美的客观性,是指自然美。人所创造的美,人的审美活动、审美意识,都离不开人的主体性。人的个性、思想、修养、见识、情绪,决定了审美是一种联类无穷的想象和体验,也就决定了,无论是自然美、创造美都具有无限的丰富性、可变性。美的创造和审美,都属人的精神活动范畴,是主观精神的投射或外化。

  文集中许多谈作家、谈作品的文艺随笔,都有精彩段落和点睛之笔,直击问题的实质。表明作者具有独特的眼光。而我要说的是,正是作者的经由操练的思想,照亮了这一篇篇随笔。

  作者收录在文集中的散文,篇幅短小,容量甚大。我在阅读的时候,首先跳出脑海的两个字是——境界。与一般散文作品不同,作者似乎把对生活的具体而琐细的描摹,放在次要的地位,而对于生活的生命体验和哲理沉思,往往成为了作品的重心和亮点。

  散文《漂泊的心》,从读康德联想到三毛的《橄榄树》,联想到杜甫的身世飘零,以及“我想有个家”,对家与心灵流浪作出了并非悖论的诠释。作品充满沉思之美,泽华写到:

  为了解开康德这个谜,我翻出他那些艰深晦涩的哲学著作。借助于评述文章,囫囵吞枣却又兴味盎然地阅读,恍惚中领悟到:康德哲学从不试图演绎所谓终极答案,他不像比他稍晚的黑格尔那样爱对世界进行终极规范和囊括,开出“十全大补”的精神疗方。他像一个踽踽跋涉在思想荒原上的先知,提出一个又一个关于世界与人的疑问,却不急于解答,让后人在这些疑问面前产生心灵的震撼。我猜想那副木讷的外表下必然潜藏着一颗激荡的心——一颗因寻觅而流浪,因流浪而寻觅的心。

  就这样,生命体验和哲思,照亮了文学。

  《沉思默想》同样是有境界的散文。作者写到:

  后来,庭院修了楼房,我也迁了居,娶妻生子,油盐酱醋,只有当夜深人静,妻儿进入梦乡以后,我来到自己小小的书房,面对书本与稿纸,面对桔红色的灯光,白天委缩的情思舒展了,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任凭驰骋。有时我关掉台灯,黑暗中点燃一支烟,看那点红火一明一灭;有时我步入阳台,天空澄澈辽阔,远处几家灯火稀稀落落,想着宇宙的永恒与人生的短促无助,一种孤独与敬畏的宗教般情感油然而生。天无言,地无言,生命在此时此刻真实地再现,人类精神在此时此刻弥漫无际。

  浮躁的现实世界,熙熙攘攘,忙忙碌碌,望星空成为无福消受的奢侈。然而,唯有“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王羲之才能写出《兰亭集序》。我把它看作中国古代少数几篇有哲学思想和生命意识的诗文之一。“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数字,足可与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杜甫的“人生不相见,动若参与商”媲美。

  我不能不说说泽华的散文《黑森林》。

  假如你读到《黑森林》那首诗,据说是一位僻远山村的年轻姑娘写的,你会不会有去拜访她的冲动?泽华真去了,因为“黑森林”像梦魇一样攫住了他,当然还有那位“结着丁香一样忧郁的”18岁女孩。——黑森林原来是一片稀稀落落的小树林,姑娘又矮又胖,“貌若无盐”。作者不禁感慨上帝的不公平。写到这里没完,作者笔锋突然一转:

  我这样去忖测林慧时,心中涌起一股负疚感。我有什么理由用那种士大夫的轻佻哂笑一位纯真的少女?哂笑她那片情感的圣地?这种哂笑恰恰证明我身上某种诗意的东西正在消逝。

  作品打动我的,正是生命体验的力量,一种难能可贵的、为中国人普遍缺失的忏悔精神。不仅诗意的东西正在消逝,还差点亵渎了上帝。上帝从来不赋予人十全十美,他设置的悖论,考验着人的灵魂;他把人类之生死,交给了人类自己。

  老实说,我在读到关于“钗黛合一”和关于“三国人物”两篇随笔的时候,心里有点“打鼓”,生怕泽华的看法与我有所抵触。谢天谢地,没有。他不过虚晃一枪而已。泽华说得够清楚了。我补充几句。

  “钗黛合一”论,是俞平伯老先生最荒谬的失误。拙著《论红楼梦》认为,宝钗与黛玉,具有截然不同的文化人格,在曹雪芹那里,是具有孔儒和老庄两种思想文化象征意味的。俞先生的审美趣味,恰恰反映了上面提到的审美的主体性。不妨直说,俞先生旧文人积习太重,“二美”一个不愿意割爱,把一个对儒道释有着强烈批判意识的伟大作家看低了,看成了与他一样的、对旧文化意兴眷眷的人。就此而论,他比王国维差远了,更没有脂砚斋说的“巨眼”。

  顺便说说所谓“三国文化”。三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人口的最低谷。魏蜀吴三家,为争夺皇权,五十多年竞相残酷杀戮,中国人口从六千万锐减至六百万。曹操诗云:“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百遗一,是诗的夸张,十遗一则是史实。这种追逐权力的杀戮文化,乃是最肮脏的文化。赋予关羽与孔子相同的“圣人”地位,乃是历代统治者所为。至于民间赋予关羽“武财神”偶像,则出于求财的无奈与愚昧。

  泽华的散文随笔,是这部文集的压卷之作。小说也写得不错。《绿》,大量采取意识流写法,立意高,有多重意象和多重主题。叙述流转自如。须知,这是他十八九岁的作品,不容易。那年《沙市文艺》推出青年作家专辑,是我编发的,对它格外推崇,因为当年文坛写意识流小说的,不过三五人而已。大概是在1982年,我在借用的崇文街办的大食堂讲小说,听课的有两百多人,坐不下,窗外走廊站满了人。那种文学热一去不返了。令人欣慰的是还有十几位作家,坚守到今天。也不奇怪,文学路途上从来就有更多的“失踪者”。记得我的第一讲是《寻找你的金蔷薇》;巴乌斯托夫斯基是俄罗斯文学基因的传承者。他的《珍贵的尘土》《夜行驿车》《雾蒙蒙的黎明》弥散的淡淡的忧郁和感伤,乃是人类高贵的情感。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文学滋养的青年,就是与众不同。泽华的全部作品都能看出他从中接受的浸润。他的短篇,是经典的短篇构思与结构。注重精神,注重情调,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小说要会讲真话、讲人话,讲心里话。舍此别无什么秘法。鲁迅关于白描的十二字箴言,也是做人的箴言。泽华的小说《阿玫的夏天》《老教授的临终自白》都是老老实实说话的作品。他的小说语言与散文有所不同,散文融进了古典和欧化的文字,小说则文笔洗练,干净,质朴,用心,具有撞击心灵的力量。

  他与我一样,对油滑、虚饰、粗鄙的某些当代作品,不屑于顾。

  泽华的文集里,还有一些新闻作品。这是他职业的见证。带着枷锁的舞者,总在企图挣脱生活的桎梏,告诉人们真相。作家对待生活的态度显然与单纯的记者不同,他执拗地坚守着某种他认为神圣的东西,总伴着质疑、沉思与追问。这样的新闻作品,自然就不是过一眼便化作云烟的应景之作。

  我要谢谢泽华约我写序。让我在这寂静的冬夜里,荡涤俗肠,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

  是为序。  

   2019年3月

 (作者黄大荣现为荆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供稿:李国新)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