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李二满卖鱼 (刊载于《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28日 08 版)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9-12-30    作者:王德彩

  李二满是首批住进安置房的。

  安置房在大深山里千挑万选出的一块盆地上。四山合抱,溪水绕山。十几个单元的安置房建造得错落有致。整个安置房可容纳几百人。二满这样的贫困户都住了进去。

  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陶醉在这梦中都想象不出的房屋里。抚抚墙壁,摸摸地板,滑溜溜的,生怕划了。经济宽裕一点的还会置办些新家具。

  一段时间的拾掇打理,每一户都有点城里人家的感觉了。大伙儿于是清闲了一些。清闲的同时,也深感这屋子内,尚缺点什么。想去拔一棵菜,园子遥远;想掏几个鸡蛋,鸡窝不在身边;想储一点粮食,瓦缸扔了。

  一天早上,荣香在楼道口放了一筐自炸油条,六岁的儿子喊:“卖油条啰!”一会儿,油条被一扫而光。

  荣香对面的七婶说,你卖油条我弄点豆浆来配。

  七婶买荣香的油条,荣香买七婶的豆浆。有时油条、豆浆直接互换。

  没过几天,各种吃食在一家家安置房中出现,渐渐齐全丰富。

  白菜、萝卜、魔芋、豆腐……一家一个品种,在安置房广场四周有序摆开。张婶子的白菜换李婶子的萝卜是一斤换一斤,换周嫂子的魔芋是四斤换一斤。廖婶子显然是忙坏了,因为她的豆腐,老爷爷老奶奶们喜欢;她的豆干豆豉豆腐乳,有独家秘方,老少皆爱。但廖婶子并没因需求多而抬价,一直守住最初的换法。老人孩子谁要是帮了她一把,走时定会送一把香喷喷的豆豉。

  李二满从这种情景中受了启示,也看到了商机。夜晚,他躺在床上想:这个山沟一下子竖起这么多楼,楼内一下子住进这么多人,开个店肯定有生意。他想开个小卖部,开一药店,开一理发店,开一洗衣店,开一修指甲店……他想了长长一串。二满也明白,想得再多自己也只能开一个店。

  他向包联干部老兰说出想开店的想法。老兰愣住了。这不仅是一个资金问题,更重要的是能力问题:李二满长得人高马大,但他文化水平低。

  不过,李二满也有他的可贵之处。

  他虽四十了,但有一身使不完的劲儿,那双又大又蛮的手永远闲不住。他看不起那些天天袖着手东晃西逛的人。

  李二满前前后后跟了老兰几天,最后妥协说只卖鱼,因为他太喜欢吃鱼了。再说卖鱼简单,电子秤自动算账。老兰答应了。但问题是进鱼需要本钱,这个钱哪里来?李二满先开口了,要老兰借他钱。他说万一卖鱼赔了,他早起晚归去老庄子放羊挣钱还给老兰。

  “那你现在为啥不去老庄子放羊挣钱?”老兰问。

  “一个单身汉子,整天在山沟里和羊一起,太孤独。这里热闹。”

  老兰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借还是不借。三天后, 老兰用拉鱼的专用设施为李二满弄了两百斤活鱼。

  二满快速地在安置楼房前的小河上拦起一个小水渠,下端用一块大大的竹篱笆围住。

  开头那天老兰亲自坐镇,教二满如何使用电子秤。用电子秤,二满半天学会了。

  二满日夜守在河边,一边逗鱼一边卖鱼。五天不到,一渠鱼卖完了,他把卖鱼的收入一分不少地报告给老兰。老兰没说赚了还是亏了,又去弄了两百斤鱼。

  第三次进鱼时,二满对老兰说:“我还你钱吧!”老兰盯着他问:“你不卖鱼了?”二满不解地问:“为啥不卖呀?”老兰未回答,转身又去进鱼了。

  在第六次进鱼的时候,老兰说可以还他钱了。李二满把卖鱼所得的钱全部掏出。老兰拿了其中一小部分,然后对二满明明白白地交代:“我的钱你已经还清了,以后挣的全是你自己的了。”二满攥着一把钱愣在那里,他不相信自己已经挣了这么多,他还想塞给老兰一些,但老兰早已跨上摩托车不见了人影。

  老兰再一次光顾,是让二满跟他去进鱼,并交代以后都由二满自己去进货。

  李二满学会了进鱼。同时,他在卖鱼的过程中也学会了互通有无:老张头笑说想吃鱼但没钱,二满说,把你的花生米拿点儿来换。这个先例一开,二满家里鸡蛋、大米、大豆、小豆等等都有了。

  二满的卖鱼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二满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充实,越来越快乐。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李二满卖鱼 (刊载于《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28日 08 版)

2019-12-30 17-49-55

  李二满是首批住进安置房的。

  安置房在大深山里千挑万选出的一块盆地上。四山合抱,溪水绕山。十几个单元的安置房建造得错落有致。整个安置房可容纳几百人。二满这样的贫困户都住了进去。

  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陶醉在这梦中都想象不出的房屋里。抚抚墙壁,摸摸地板,滑溜溜的,生怕划了。经济宽裕一点的还会置办些新家具。

  一段时间的拾掇打理,每一户都有点城里人家的感觉了。大伙儿于是清闲了一些。清闲的同时,也深感这屋子内,尚缺点什么。想去拔一棵菜,园子遥远;想掏几个鸡蛋,鸡窝不在身边;想储一点粮食,瓦缸扔了。

  一天早上,荣香在楼道口放了一筐自炸油条,六岁的儿子喊:“卖油条啰!”一会儿,油条被一扫而光。

  荣香对面的七婶说,你卖油条我弄点豆浆来配。

  七婶买荣香的油条,荣香买七婶的豆浆。有时油条、豆浆直接互换。

  没过几天,各种吃食在一家家安置房中出现,渐渐齐全丰富。

  白菜、萝卜、魔芋、豆腐……一家一个品种,在安置房广场四周有序摆开。张婶子的白菜换李婶子的萝卜是一斤换一斤,换周嫂子的魔芋是四斤换一斤。廖婶子显然是忙坏了,因为她的豆腐,老爷爷老奶奶们喜欢;她的豆干豆豉豆腐乳,有独家秘方,老少皆爱。但廖婶子并没因需求多而抬价,一直守住最初的换法。老人孩子谁要是帮了她一把,走时定会送一把香喷喷的豆豉。

  李二满从这种情景中受了启示,也看到了商机。夜晚,他躺在床上想:这个山沟一下子竖起这么多楼,楼内一下子住进这么多人,开个店肯定有生意。他想开个小卖部,开一药店,开一理发店,开一洗衣店,开一修指甲店……他想了长长一串。二满也明白,想得再多自己也只能开一个店。

  他向包联干部老兰说出想开店的想法。老兰愣住了。这不仅是一个资金问题,更重要的是能力问题:李二满长得人高马大,但他文化水平低。

  不过,李二满也有他的可贵之处。

  他虽四十了,但有一身使不完的劲儿,那双又大又蛮的手永远闲不住。他看不起那些天天袖着手东晃西逛的人。

  李二满前前后后跟了老兰几天,最后妥协说只卖鱼,因为他太喜欢吃鱼了。再说卖鱼简单,电子秤自动算账。老兰答应了。但问题是进鱼需要本钱,这个钱哪里来?李二满先开口了,要老兰借他钱。他说万一卖鱼赔了,他早起晚归去老庄子放羊挣钱还给老兰。

  “那你现在为啥不去老庄子放羊挣钱?”老兰问。

  “一个单身汉子,整天在山沟里和羊一起,太孤独。这里热闹。”

  老兰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借还是不借。三天后, 老兰用拉鱼的专用设施为李二满弄了两百斤活鱼。

  二满快速地在安置楼房前的小河上拦起一个小水渠,下端用一块大大的竹篱笆围住。

  开头那天老兰亲自坐镇,教二满如何使用电子秤。用电子秤,二满半天学会了。

  二满日夜守在河边,一边逗鱼一边卖鱼。五天不到,一渠鱼卖完了,他把卖鱼的收入一分不少地报告给老兰。老兰没说赚了还是亏了,又去弄了两百斤鱼。

  第三次进鱼时,二满对老兰说:“我还你钱吧!”老兰盯着他问:“你不卖鱼了?”二满不解地问:“为啥不卖呀?”老兰未回答,转身又去进鱼了。

  在第六次进鱼的时候,老兰说可以还他钱了。李二满把卖鱼所得的钱全部掏出。老兰拿了其中一小部分,然后对二满明明白白地交代:“我的钱你已经还清了,以后挣的全是你自己的了。”二满攥着一把钱愣在那里,他不相信自己已经挣了这么多,他还想塞给老兰一些,但老兰早已跨上摩托车不见了人影。

  老兰再一次光顾,是让二满跟他去进鱼,并交代以后都由二满自己去进货。

  李二满学会了进鱼。同时,他在卖鱼的过程中也学会了互通有无:老张头笑说想吃鱼但没钱,二满说,把你的花生米拿点儿来换。这个先例一开,二满家里鸡蛋、大米、大豆、小豆等等都有了。

  二满的卖鱼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二满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充实,越来越快乐。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