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 ——夜读齐家银《扳命》札记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0-01-02    作者:贾建国

  

 

  现在还有人看书吗,在这海量信息过载的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扎着脑壳掰微信玩抖音,即使坐在电脑前也都在读图或追剧,哪里还有人看书!可这几天偏偏就有那么一本书让笔者放下手中所有的阅读,单单只读这本书,直到将这本书读完才肯罢休。不用说,我指的当然是正放在我床头的那本《扳命》。

  按说《扳命》本是作者长篇小说《草根》系列当中的一部,并无什么新奇之处,讲的也仍旧是作者笔下最心爱的人物“渣脑壳”改革开放之后的故事,作者开篇之时也仍旧是从历史沿革入手,从风土人情展开,特别是在婚丧嫁娶、逢年过节之时将民谚歌谣夹杂其中,将那江汉平原最接近原始风貌的楚风俚俗表达得淋漓尽致,也是颇具历史文献价值,尤其是那些隐形的具有神秘性的江湖社会总是让小说主人公在四面楚歌,走投无路的关键时刻,令人信服地迎来人生的转机或重生,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该书仍有几大看点,一是笔下的主要人物全是社会上草根和混混,彻底地抛弃了“三突出”(所有人物中要突出正面人物,正面人物中要突出英雄人物,英雄人物中要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张国荣扮演了这么多角色,而真正令人佩服只有《阿飞正传》和《霸王别姬》中的阿飞和陈蝶衣,从而也奠定了王家卫和陈凯歌宗师的地位;张国荣塑造的阿飞为什么令人着迷那是因为这部电影从正面描写了一个畸形社会的小混混、小阿飞的形象。这本书也是从很多方面描写了张二江、余本善、七赖子、孔老头等这些在底层的人物都是何等的世事洞明,却揣着聪明装糊涂,在格局不大之时又是如何耍小聪明玩诈机,骗中骗等。

  汪曾琪老曾无数次地说过:一部小说成功与否主要看人物,人物塑成好了,这部小说就基本成功了。而作者笔下的这些人物不正是说明了这点么!

  本书的第二大看点是真实,由于作者写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从齐大宝与张二江追茉莉和榴花开始到渣脑壳(在本篇中我们的男主人公渣脑壳已随母姓改名叫:“傅徐至”)

  忍痛离开杏子远走他乡,书中所描绘的人物和故事都非常真实且视野开阔,如“雪地拜师”中师傅海森(由于笔者为了采风曾在那一带专门寻访过)的家和那一条回民街(大清官海瑞其实也是回民)与“心不在焉的海师傅”的两节将人性的复杂和善良,名利场上的冷暖与险恶,特别是能书记的“三把壶”(办事不马虎,遇事不在乎,处事不含糊)从小琳的出现到会议上搞定到上海参加会议人员的名单,一下子就把能书记的老道和阴森写活了!真是“引而不发累死马,按兵不动据山涯!”

  本书中另有一特色不得不说:那就是对吃的描写,(孔子云:“食,色,乃性也。”本书中对女性的描写依然沿着“女性是小说的命脉”这一意诣而展开,但本文暂且不表,只谈吃!)

  最近几十年写吃的海内名家无外乎三家,首当其冲当推汪曾琪,见其《四方食事》,其次当属陆文夫的中篇小说《美食家》,第三当然是阿城的《棋王》中关于对吃的描写;而《扳命》中在江汉平原上,一个偏避的小镇的早酒桌上的小吃却是这样的一幅情形:

  一个个用楠竹编成的小蒸笼,垒得像一座高高的宝塔,在火炉上冒着香喷喷的热气。里面有粉蒸肥肠,粉蒸牛肉、蒸鱼,蒸肉,蒸菜……当氤氲的蒸汽在蒸笼上袅袅升腾时,菜已蒸熟。

  ……从蒸笼中飞快地端起一个个精致的小碗盛着的蒸菜,然后倒扣在青花瓷盘里。雪白的粉蒸五花肉底下是红红的南瓜做的底子,雪白雪红,上面撒上绿油油的香葱。粉蒸肥肠是用红油拌好,又用雪白的萝卜丝打的底。这些菜,光看那颜色,喉咙里就会有馋虫往外爬,没动筷子那清香就往鼻子里钻。若再打上一个热气腾腾,红油汪汪的牛杂,来一壶小镇产的江汉春地瓜烧,那叫一个美呀!

  其实,笔者对本书中对吃的描写的欣赏并不在于以上的引文,而在于男主人公下岗之后,身无分文成为无业游民的徐至因手头拮据囊中羞涩与“小花”余本善那段难熬而又美好的早酒时光。其双方互相玩巧,互不信任,而又在关键时候充分体现哥们义气,真是活灵活现,一方面要满足杏子过早的要求,另一方又成全对美食的向往,而同时反映出时代的混乱和荒诞,总让我想起卓别林的不朽的名作《淘金记》中男主人公在饥饿难熬中想出煮皮鞋的绝招,同时又不忘优雅的吃鞋底的情形。当然汪曾琪老的《七里茶坊》、《奶油烙饼》两篇名作(前者是通过俩人回忆云南气锅鸡来衬比大跃进政策的荒诞对人世间带来的苦难,而后者通过对奶奶的回忆来反衬官员的无耻和小孩的成熟。)则又是一种经典。

  另外,笔者意外发现——本书其实有着双重主题:

  查《辞海》和《辞源》“扳”大都读:“bān”有两层意思:

  1. 使位置固定的东西改变方向或转动:扳闸,扳枪栓,扳道岔等;

  2. 把输掉的赢回来:扳本,扳回一球,踢成平局等。

  而查要本地有关地方志和其他文史资料,“扳”读“bǎn”主要意思是指:“有意把东西砸坏”,但也还有“挣扎、煎熬、苦难等意思如:“唉!不知最近几年怎么样了?!还能怎么样了,他这几年还不是在扳命!!

  威廉•福克纳对他笔下的人物总是冠以“他们在苦熬”作为总概括,而底层人物总是过着滚钉板的生活,在我们江汉平原“扳命”是指咱老百姓总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意思,这也符合作者写《草根》这部作品的总思路,但是作者在这本书中让自己的主人公出现转型和变轨,结尾之时寓意深刻安排了两个曾经扳道岔的铁路上退休老工人,他们无形中的对话,

  似无意似有意点出了这部小说的主题,不仅点化正在迷途中的男主人公,而且升华这部小说的主题。

  而清华大学徐葆耕教授在他的《西方文学十五讲》中则讲得更深更细,他以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为例,认为以往的写作都是贵族写作——即他们在关心下层而并非出自平民本身,他列出一张表,通过这张表,他很遗憾西方很多文学经典都是出自于贵族之手,很少有人象肖洛霍夫那样写出顿河的史诗《静静的顿河》(当然,他还列举了高尔基和叶赛宁等)……这不正好弥补这位教授的遗憾,同时也让读者开心或深思么。

  莫言曾经说过:一个作家对另一个作家的影响是一个作家作品某种特殊气质对另一个作家内心深处某种潜在气质的激活,或者说是唤醒。

  这就是为什么本埠很多已经年过天命而又接近花甲中老年人(他们都是上世纪八十年就活跃在本地的文学青年,也都有一定的实力)读这本书后,唤醒内心深处尘封多年的记忆,想起多年的感人至深的往事,纷纷驰思而援笔原因。

  有意味的是,作者在本书最后一章用《苔花精神》命名的同时,又在扉页上引用了清代袁枚的那首五绝:

  白日不到处,

  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

  也学牡丹开。

  ——清•袁枚•苔

  这不正说明作者谦逊和自知自明么。

  不得不说,本书也有许多不足的和商榷的地方,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就不一一引证论述了,而笔者煞尾之时,才发现天边业已泛蓝,心中不由得感慨不已,随着二零一九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我们却正处在这交岔点上,狄更斯不是说过(这段话都被用滥了,但笔者此刻实在找不出比这更合适的语言):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同时又是信仰年代,可又是怀疑的年代,这是光明的时刻,又是黑暗的时刻……

  而此时此刻,我不正处于黑暗与光明的交岔点么?!

  (贾建国:荆州市文学评论工作者)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 ——夜读齐家银《扳命》札记

2020-01-02 16-06-25

  

 

  现在还有人看书吗,在这海量信息过载的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扎着脑壳掰微信玩抖音,即使坐在电脑前也都在读图或追剧,哪里还有人看书!可这几天偏偏就有那么一本书让笔者放下手中所有的阅读,单单只读这本书,直到将这本书读完才肯罢休。不用说,我指的当然是正放在我床头的那本《扳命》。

  按说《扳命》本是作者长篇小说《草根》系列当中的一部,并无什么新奇之处,讲的也仍旧是作者笔下最心爱的人物“渣脑壳”改革开放之后的故事,作者开篇之时也仍旧是从历史沿革入手,从风土人情展开,特别是在婚丧嫁娶、逢年过节之时将民谚歌谣夹杂其中,将那江汉平原最接近原始风貌的楚风俚俗表达得淋漓尽致,也是颇具历史文献价值,尤其是那些隐形的具有神秘性的江湖社会总是让小说主人公在四面楚歌,走投无路的关键时刻,令人信服地迎来人生的转机或重生,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该书仍有几大看点,一是笔下的主要人物全是社会上草根和混混,彻底地抛弃了“三突出”(所有人物中要突出正面人物,正面人物中要突出英雄人物,英雄人物中要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张国荣扮演了这么多角色,而真正令人佩服只有《阿飞正传》和《霸王别姬》中的阿飞和陈蝶衣,从而也奠定了王家卫和陈凯歌宗师的地位;张国荣塑造的阿飞为什么令人着迷那是因为这部电影从正面描写了一个畸形社会的小混混、小阿飞的形象。这本书也是从很多方面描写了张二江、余本善、七赖子、孔老头等这些在底层的人物都是何等的世事洞明,却揣着聪明装糊涂,在格局不大之时又是如何耍小聪明玩诈机,骗中骗等。

  汪曾琪老曾无数次地说过:一部小说成功与否主要看人物,人物塑成好了,这部小说就基本成功了。而作者笔下的这些人物不正是说明了这点么!

  本书的第二大看点是真实,由于作者写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从齐大宝与张二江追茉莉和榴花开始到渣脑壳(在本篇中我们的男主人公渣脑壳已随母姓改名叫:“傅徐至”)

  忍痛离开杏子远走他乡,书中所描绘的人物和故事都非常真实且视野开阔,如“雪地拜师”中师傅海森(由于笔者为了采风曾在那一带专门寻访过)的家和那一条回民街(大清官海瑞其实也是回民)与“心不在焉的海师傅”的两节将人性的复杂和善良,名利场上的冷暖与险恶,特别是能书记的“三把壶”(办事不马虎,遇事不在乎,处事不含糊)从小琳的出现到会议上搞定到上海参加会议人员的名单,一下子就把能书记的老道和阴森写活了!真是“引而不发累死马,按兵不动据山涯!”

  本书中另有一特色不得不说:那就是对吃的描写,(孔子云:“食,色,乃性也。”本书中对女性的描写依然沿着“女性是小说的命脉”这一意诣而展开,但本文暂且不表,只谈吃!)

  最近几十年写吃的海内名家无外乎三家,首当其冲当推汪曾琪,见其《四方食事》,其次当属陆文夫的中篇小说《美食家》,第三当然是阿城的《棋王》中关于对吃的描写;而《扳命》中在江汉平原上,一个偏避的小镇的早酒桌上的小吃却是这样的一幅情形:

  一个个用楠竹编成的小蒸笼,垒得像一座高高的宝塔,在火炉上冒着香喷喷的热气。里面有粉蒸肥肠,粉蒸牛肉、蒸鱼,蒸肉,蒸菜……当氤氲的蒸汽在蒸笼上袅袅升腾时,菜已蒸熟。

  ……从蒸笼中飞快地端起一个个精致的小碗盛着的蒸菜,然后倒扣在青花瓷盘里。雪白的粉蒸五花肉底下是红红的南瓜做的底子,雪白雪红,上面撒上绿油油的香葱。粉蒸肥肠是用红油拌好,又用雪白的萝卜丝打的底。这些菜,光看那颜色,喉咙里就会有馋虫往外爬,没动筷子那清香就往鼻子里钻。若再打上一个热气腾腾,红油汪汪的牛杂,来一壶小镇产的江汉春地瓜烧,那叫一个美呀!

  其实,笔者对本书中对吃的描写的欣赏并不在于以上的引文,而在于男主人公下岗之后,身无分文成为无业游民的徐至因手头拮据囊中羞涩与“小花”余本善那段难熬而又美好的早酒时光。其双方互相玩巧,互不信任,而又在关键时候充分体现哥们义气,真是活灵活现,一方面要满足杏子过早的要求,另一方又成全对美食的向往,而同时反映出时代的混乱和荒诞,总让我想起卓别林的不朽的名作《淘金记》中男主人公在饥饿难熬中想出煮皮鞋的绝招,同时又不忘优雅的吃鞋底的情形。当然汪曾琪老的《七里茶坊》、《奶油烙饼》两篇名作(前者是通过俩人回忆云南气锅鸡来衬比大跃进政策的荒诞对人世间带来的苦难,而后者通过对奶奶的回忆来反衬官员的无耻和小孩的成熟。)则又是一种经典。

  另外,笔者意外发现——本书其实有着双重主题:

  查《辞海》和《辞源》“扳”大都读:“bān”有两层意思:

  1. 使位置固定的东西改变方向或转动:扳闸,扳枪栓,扳道岔等;

  2. 把输掉的赢回来:扳本,扳回一球,踢成平局等。

  而查要本地有关地方志和其他文史资料,“扳”读“bǎn”主要意思是指:“有意把东西砸坏”,但也还有“挣扎、煎熬、苦难等意思如:“唉!不知最近几年怎么样了?!还能怎么样了,他这几年还不是在扳命!!

  威廉•福克纳对他笔下的人物总是冠以“他们在苦熬”作为总概括,而底层人物总是过着滚钉板的生活,在我们江汉平原“扳命”是指咱老百姓总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意思,这也符合作者写《草根》这部作品的总思路,但是作者在这本书中让自己的主人公出现转型和变轨,结尾之时寓意深刻安排了两个曾经扳道岔的铁路上退休老工人,他们无形中的对话,

  似无意似有意点出了这部小说的主题,不仅点化正在迷途中的男主人公,而且升华这部小说的主题。

  而清华大学徐葆耕教授在他的《西方文学十五讲》中则讲得更深更细,他以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为例,认为以往的写作都是贵族写作——即他们在关心下层而并非出自平民本身,他列出一张表,通过这张表,他很遗憾西方很多文学经典都是出自于贵族之手,很少有人象肖洛霍夫那样写出顿河的史诗《静静的顿河》(当然,他还列举了高尔基和叶赛宁等)……这不正好弥补这位教授的遗憾,同时也让读者开心或深思么。

  莫言曾经说过:一个作家对另一个作家的影响是一个作家作品某种特殊气质对另一个作家内心深处某种潜在气质的激活,或者说是唤醒。

  这就是为什么本埠很多已经年过天命而又接近花甲中老年人(他们都是上世纪八十年就活跃在本地的文学青年,也都有一定的实力)读这本书后,唤醒内心深处尘封多年的记忆,想起多年的感人至深的往事,纷纷驰思而援笔原因。

  有意味的是,作者在本书最后一章用《苔花精神》命名的同时,又在扉页上引用了清代袁枚的那首五绝:

  白日不到处,

  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

  也学牡丹开。

  ——清•袁枚•苔

  这不正说明作者谦逊和自知自明么。

  不得不说,本书也有许多不足的和商榷的地方,由于篇幅所限,笔者就不一一引证论述了,而笔者煞尾之时,才发现天边业已泛蓝,心中不由得感慨不已,随着二零一九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我们却正处在这交岔点上,狄更斯不是说过(这段话都被用滥了,但笔者此刻实在找不出比这更合适的语言):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同时又是信仰年代,可又是怀疑的年代,这是光明的时刻,又是黑暗的时刻……

  而此时此刻,我不正处于黑暗与光明的交岔点么?!

  (贾建国:荆州市文学评论工作者)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