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铜锣手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0-02-13    作者:叶重豪

 

青松是张河村支部书记,四十来岁,黑坳坳的脸膛,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显得精明强干。

去年底,全村宣布脱贫,四十多户特困户住进了集中安置房,大棚蔬菜卖进了中百仓储,全村上下齐心奔小康,劲头正足哩!

 年前,村委会研究,今年的春节要过一个热闹年,准备玩龙灯,划彩莲船,跳马鱼,荡腔锣鼓也要打起来。

青松他伯名叫厚奎,是荡腔锣鼓队的铜锣手,每年春节玩龙灯时,厚奎叔总是在前面鸣锣开道,据说他手中的那面锣,是青松他爷爷留下来的,青松他爷爷是个老赤卫队员,当年参加过黄麻起义,敲着铜锣打进了黄安城。

解放后,青松他爷爷当了乡长,大集体搞生产的时候,他经常手提铜锣在乡里吆喝:“大家出工了啊!再不起来太阳晒屁股了!”除“四害”的时候,他又在村里吆喝:“家家户户都要讲卫生,除四害,捉到老鼠送到大队部,三只老鼠换一斤盐啊!”

青松他爷爷过世后,锣锣传给了厚奎叔。厚奎叔在生产队当队长,起早摸黑带领大伙儿搞生产,修水利。有一年扁担山改河道,厚奎叔带着五十多人的突击队,天天在工地挑土筑堤,每日早上五点多钟,厚奎叔就敲响了铜锣大声吆喝:“太阳一丈高了啊!长伙儿上扁担山去挑土啊!”

现在,日子好过了,厚奎叔也老了,几次要把铜锣手艺传给青松,他说荡腔锣鼓不能失传,村里逢年过节,家家红白喜事,都用得着。闲暇时,厚奎叔就把村里几个老伙计织织起来,办起了荡腔锣鼓队,每天傍晚在村前场院训练,几年下来打得有模有样,都是打的牌子锣鼓,有板有眼,唢呐一吹,又动听,又热闹。前年,他们还参加了县里的民间艺术节,拿回一个特等表演奖。厚奎叔回来后,跟村里人说,荡腔锣鼓是红安一绝,县里还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腊月三十日,突然传来武汉封城的消息,冠状病毒蔓延,新型肺炎在武汉暴发了。晚上七点钟,青松接到通知,赶到镇政府开紧急会。镇长说:“冠状病毒暴发了,疫情就是命令。接上级通知,我县停止一切年节庆典活动,交通封路,阻止病毒蔓延,现在各村书记回去落实,排查武汉回来的打工人员,如有疑似病人,马上送县医院隔离。”

青松一听,傻了眼,他在心里暗想,龙灯玩不成了。连忙打电话回村,让村组干部和在村的党员集中,都到村党员群众活动中心开紧急会。

晚上八点,全体村组干部和党员都到齐了,厚奎叔也来了,手上提着那面黑得油亮的铜锣,妇联主任桃荣说:“厚奎叔,这么冷的黑夜,你也来了啊!”厚奎叔回答说:“我从电视上都看到了,军情紧急呀,疫情就是军情,我这个老党员也要尽一份力。”大伙儿齐声称赞!

青松招呼大伙儿连忙座下,筒明扼要传达了镇上的会议精神,当即作出了几项决定:“一是取消大年初一开始的玩龙灯活动;二是初一开始各家各户不拜年、不串门,各自在家隔离,防止病毒传播;三是在进村的几个路口,设置关卡,阻止车辆通行,切断传染源;四是通知返乡人员登记上报,掌握笫一手材料,为大隔离做准备,一定要打赢这场防疫战!”

青松话音一落,大伙儿纷纷表示赞同。就在大家准备起身的时候,厚奎叔突然站了起耒,只见他喊着青松的小名:“松秃,你还掉了两件事:一是派人去镇上药店买口罩,大伙儿要自我防护好。二是你们村干部只有四个人,哪里忙得过来呢?我这个老党员,该是出力的时候了,现在我就去敲锣,让锣鼓队的几个老伙计跟我一起,去当宣传员,一口敲铜锣,一面把村里的号召告诉家家户户。另外,龙灯队的二十多个劳动力,我派给你去做义工,守住村里的几个进出通道。这龙灯不玩了,先要保命,人命关天啦!只要有命在,来年再玩灯!”

妇女主任桃荣是个急性子,接声道:“厚奎叔说得非常好,真是一个老党员,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现在我就去镇上买口罩,大伙儿跟着书记、主任,分头去落实吧!”

青松在前,带着一班村组干部消失在夜幕中。厚奎叔紧跟在后,他左手提着铜锣,扬起右手,锣锤扬得好高,一锤下去:“哐,哐、哐……,各家各户,疫情来了!关门闭户防疫情,明天初一,不玩龙灯不拜年啦……”

夜幕中,张河村的街街巷巷,响起了阵阵急切的锣声,厚奎叔手上的锣锤高高扬着,锣锤上的红穗子,在路灯的映照下,舞出一道道红色的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铜锣手

2020-02-13 00-00-00

 

青松是张河村支部书记,四十来岁,黑坳坳的脸膛,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显得精明强干。

去年底,全村宣布脱贫,四十多户特困户住进了集中安置房,大棚蔬菜卖进了中百仓储,全村上下齐心奔小康,劲头正足哩!

 年前,村委会研究,今年的春节要过一个热闹年,准备玩龙灯,划彩莲船,跳马鱼,荡腔锣鼓也要打起来。

青松他伯名叫厚奎,是荡腔锣鼓队的铜锣手,每年春节玩龙灯时,厚奎叔总是在前面鸣锣开道,据说他手中的那面锣,是青松他爷爷留下来的,青松他爷爷是个老赤卫队员,当年参加过黄麻起义,敲着铜锣打进了黄安城。

解放后,青松他爷爷当了乡长,大集体搞生产的时候,他经常手提铜锣在乡里吆喝:“大家出工了啊!再不起来太阳晒屁股了!”除“四害”的时候,他又在村里吆喝:“家家户户都要讲卫生,除四害,捉到老鼠送到大队部,三只老鼠换一斤盐啊!”

青松他爷爷过世后,锣锣传给了厚奎叔。厚奎叔在生产队当队长,起早摸黑带领大伙儿搞生产,修水利。有一年扁担山改河道,厚奎叔带着五十多人的突击队,天天在工地挑土筑堤,每日早上五点多钟,厚奎叔就敲响了铜锣大声吆喝:“太阳一丈高了啊!长伙儿上扁担山去挑土啊!”

现在,日子好过了,厚奎叔也老了,几次要把铜锣手艺传给青松,他说荡腔锣鼓不能失传,村里逢年过节,家家红白喜事,都用得着。闲暇时,厚奎叔就把村里几个老伙计织织起来,办起了荡腔锣鼓队,每天傍晚在村前场院训练,几年下来打得有模有样,都是打的牌子锣鼓,有板有眼,唢呐一吹,又动听,又热闹。前年,他们还参加了县里的民间艺术节,拿回一个特等表演奖。厚奎叔回来后,跟村里人说,荡腔锣鼓是红安一绝,县里还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腊月三十日,突然传来武汉封城的消息,冠状病毒蔓延,新型肺炎在武汉暴发了。晚上七点钟,青松接到通知,赶到镇政府开紧急会。镇长说:“冠状病毒暴发了,疫情就是命令。接上级通知,我县停止一切年节庆典活动,交通封路,阻止病毒蔓延,现在各村书记回去落实,排查武汉回来的打工人员,如有疑似病人,马上送县医院隔离。”

青松一听,傻了眼,他在心里暗想,龙灯玩不成了。连忙打电话回村,让村组干部和在村的党员集中,都到村党员群众活动中心开紧急会。

晚上八点,全体村组干部和党员都到齐了,厚奎叔也来了,手上提着那面黑得油亮的铜锣,妇联主任桃荣说:“厚奎叔,这么冷的黑夜,你也来了啊!”厚奎叔回答说:“我从电视上都看到了,军情紧急呀,疫情就是军情,我这个老党员也要尽一份力。”大伙儿齐声称赞!

青松招呼大伙儿连忙座下,筒明扼要传达了镇上的会议精神,当即作出了几项决定:“一是取消大年初一开始的玩龙灯活动;二是初一开始各家各户不拜年、不串门,各自在家隔离,防止病毒传播;三是在进村的几个路口,设置关卡,阻止车辆通行,切断传染源;四是通知返乡人员登记上报,掌握笫一手材料,为大隔离做准备,一定要打赢这场防疫战!”

青松话音一落,大伙儿纷纷表示赞同。就在大家准备起身的时候,厚奎叔突然站了起耒,只见他喊着青松的小名:“松秃,你还掉了两件事:一是派人去镇上药店买口罩,大伙儿要自我防护好。二是你们村干部只有四个人,哪里忙得过来呢?我这个老党员,该是出力的时候了,现在我就去敲锣,让锣鼓队的几个老伙计跟我一起,去当宣传员,一口敲铜锣,一面把村里的号召告诉家家户户。另外,龙灯队的二十多个劳动力,我派给你去做义工,守住村里的几个进出通道。这龙灯不玩了,先要保命,人命关天啦!只要有命在,来年再玩灯!”

妇女主任桃荣是个急性子,接声道:“厚奎叔说得非常好,真是一个老党员,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现在我就去镇上买口罩,大伙儿跟着书记、主任,分头去落实吧!”

青松在前,带着一班村组干部消失在夜幕中。厚奎叔紧跟在后,他左手提着铜锣,扬起右手,锣锤扬得好高,一锤下去:“哐,哐、哐……,各家各户,疫情来了!关门闭户防疫情,明天初一,不玩龙灯不拜年啦……”

夜幕中,张河村的街街巷巷,响起了阵阵急切的锣声,厚奎叔手上的锣锤高高扬着,锣锤上的红穗子,在路灯的映照下,舞出一道道红色的光……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