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一碗鸡蛋面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0-04-09    作者:雏鹰起飞

  阳光明媚,胜似三月。正月里,竟能遇上这样的好天气。

  天气越好,对于坚守在村组一线的疫情防控工作者来说,压力越大。在家闭久了的人们,遇上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无论如何要出来透透气,晒晒身上的霉气。可这种做法,使人员聚集、交叉感染的风险无限提高。

  太阳照下河时,老张和老陈一起,开着车沿着柏油路巡查。越是大路边,人口越密,风险越高,老张要看看干部们防控值守的情况——已经连续作战了二十天,干部们都疲了,可病毒还很猖狂,正是到了防控最关键的时期,再疲劳,也要挺过去。

  顺着路还没走出一里地,老张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憋久了的人,三三两两的已经出来了,有的有口罩,还有光嘴巴的。竟然没干部值守?!“个蛋蛋的,这不是‘詹逛子’的点么,又逛哪去了?”

  从前几天开始,坎子乡将干部包保落实到网格、到小区,压实责任,严防死守,效果还不错。

  这才几天,就有人松懈了?

  老张掏出电话,准备直接质问的,看到前边一个戴着帽子、穿着红袖头的人,正在路边把那些出来的人赶回去。那不正是詹逛子!

  车到跟前,老张降下玻璃:逛子,咋搞的,你在这边晃,后院起火啦,人都出来了呢。

  “哎呀,我跑这边,那边出来了;转去,这边又出来了。”

  “逛子,你这猫子不避鼠啊。”

  “不是不避鼠,而是我管的线有点长,这顺路两里路,只我一个人啊。”詹逛子辩解道。

  詹逛子,年轻时不愿意干农活,做点小本生意,因此落了个绰号;现在定性了,成了村上的网格员,绰号却改不过来了。

  这次,他说的倒是实话。老张也觉得这确实是一个突出问题,老百姓困在屋里时间太久了,本来干部就不多,刨去道路关卡值守员、全民测体温的普查员、公共区域的消毒员,真正包小区包网格的劝导宣传员就不多了,人手真是不够。

  各村告急,需要增援!正思索间,老张又接了几个电话,也是其他村打来的。

  老张一个头两个大,孙猴子也变不出干部来呀。

  有了!

  老张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键,用蹩脚的普通话喊起来:

  党员站出来,退伍军人站出来,志愿者站出来!各村管小区的、管网格的严重缺人,请你们带上红袖头,戴好口罩,帮助干部严防死守,不准人出来,不准人出来……

  录完,放一遍,土不土洋不洋的普通话,差点把自己都笑岔气了。

  不行,删了重来,干脆用正宗的土话又喊一遍。再放一遍,感觉效果比先前的好,就发到了干部微信群,要求迅速宣传落实。

  宣传发动的效果还是好的。再往前走时,老张看到戴红袖头的人多些了,出门晒太阳、躲猫猫的人明显少些了。只要看到没事在晃荡的,老张一顿吹胡子瞪眼,就给逼回了屋;看到在外干活光嘴巴的,老张就将包里的口罩拿出来,让别人戴上。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还时常杀个“回马枪”检验一下效果,不知不觉中就错过了饭点。中间手机短信和微信似乎振动了几次,老张也没顾上看。

  到了两点多,老陈忍不住问:领导,我都前胸贴后心了,要不,到前边白马村搞点饭吃吧。

  “我看行,你一说,感觉是有点饿了。” 热气腾腾的面条,配着绿色的菜叶,外加两个鸡蛋,真是人间美味。老张将一大碗吃完,连汤带汁都喝了个干净。

  打个饱嗝,舔舔嘴唇,老张打开手机。点进“心灵驿站”家人微信群,生日蛋糕的图像从屏幕上方纷纷飘下——

  二伯,生日快乐!

  老公,注意身体,安全第一。生日快乐!

  老二,今天生日,我和你妈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生日快乐…… 别了,42年青葱岁月!

  老张揉了揉眼,在群里回复:谢谢大家的祝福,中午同事已给我庆生了,还吃了长寿面和荷包蛋。

  发完信息,两行泪水融着满满的温馨,顺着老张有着些许沧桑的脸上流了下来。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一碗鸡蛋面

2020-04-09 09-55-10

  阳光明媚,胜似三月。正月里,竟能遇上这样的好天气。

  天气越好,对于坚守在村组一线的疫情防控工作者来说,压力越大。在家闭久了的人们,遇上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无论如何要出来透透气,晒晒身上的霉气。可这种做法,使人员聚集、交叉感染的风险无限提高。

  太阳照下河时,老张和老陈一起,开着车沿着柏油路巡查。越是大路边,人口越密,风险越高,老张要看看干部们防控值守的情况——已经连续作战了二十天,干部们都疲了,可病毒还很猖狂,正是到了防控最关键的时期,再疲劳,也要挺过去。

  顺着路还没走出一里地,老张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憋久了的人,三三两两的已经出来了,有的有口罩,还有光嘴巴的。竟然没干部值守?!“个蛋蛋的,这不是‘詹逛子’的点么,又逛哪去了?”

  从前几天开始,坎子乡将干部包保落实到网格、到小区,压实责任,严防死守,效果还不错。

  这才几天,就有人松懈了?

  老张掏出电话,准备直接质问的,看到前边一个戴着帽子、穿着红袖头的人,正在路边把那些出来的人赶回去。那不正是詹逛子!

  车到跟前,老张降下玻璃:逛子,咋搞的,你在这边晃,后院起火啦,人都出来了呢。

  “哎呀,我跑这边,那边出来了;转去,这边又出来了。”

  “逛子,你这猫子不避鼠啊。”

  “不是不避鼠,而是我管的线有点长,这顺路两里路,只我一个人啊。”詹逛子辩解道。

  詹逛子,年轻时不愿意干农活,做点小本生意,因此落了个绰号;现在定性了,成了村上的网格员,绰号却改不过来了。

  这次,他说的倒是实话。老张也觉得这确实是一个突出问题,老百姓困在屋里时间太久了,本来干部就不多,刨去道路关卡值守员、全民测体温的普查员、公共区域的消毒员,真正包小区包网格的劝导宣传员就不多了,人手真是不够。

  各村告急,需要增援!正思索间,老张又接了几个电话,也是其他村打来的。

  老张一个头两个大,孙猴子也变不出干部来呀。

  有了!

  老张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键,用蹩脚的普通话喊起来:

  党员站出来,退伍军人站出来,志愿者站出来!各村管小区的、管网格的严重缺人,请你们带上红袖头,戴好口罩,帮助干部严防死守,不准人出来,不准人出来……

  录完,放一遍,土不土洋不洋的普通话,差点把自己都笑岔气了。

  不行,删了重来,干脆用正宗的土话又喊一遍。再放一遍,感觉效果比先前的好,就发到了干部微信群,要求迅速宣传落实。

  宣传发动的效果还是好的。再往前走时,老张看到戴红袖头的人多些了,出门晒太阳、躲猫猫的人明显少些了。只要看到没事在晃荡的,老张一顿吹胡子瞪眼,就给逼回了屋;看到在外干活光嘴巴的,老张就将包里的口罩拿出来,让别人戴上。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还时常杀个“回马枪”检验一下效果,不知不觉中就错过了饭点。中间手机短信和微信似乎振动了几次,老张也没顾上看。

  到了两点多,老陈忍不住问:领导,我都前胸贴后心了,要不,到前边白马村搞点饭吃吧。

  “我看行,你一说,感觉是有点饿了。” 热气腾腾的面条,配着绿色的菜叶,外加两个鸡蛋,真是人间美味。老张将一大碗吃完,连汤带汁都喝了个干净。

  打个饱嗝,舔舔嘴唇,老张打开手机。点进“心灵驿站”家人微信群,生日蛋糕的图像从屏幕上方纷纷飘下——

  二伯,生日快乐!

  老公,注意身体,安全第一。生日快乐!

  老二,今天生日,我和你妈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生日快乐…… 别了,42年青葱岁月!

  老张揉了揉眼,在群里回复:谢谢大家的祝福,中午同事已给我庆生了,还吃了长寿面和荷包蛋。

  发完信息,两行泪水融着满满的温馨,顺着老张有着些许沧桑的脸上流了下来。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