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做一盏大地的花灯——读李汉超诗集《大地之灯》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0-06-04    作者:陈 问

  

  受作者的委托,我为诗集《大地之灯》作了第三遍校对。我很认真且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曾经好几个夜晚,寥无人声,有限的冷白光外是无限的厚重的黑夜。我一页页,一行行,一字字地缓慢地校对着,凝神,慎重,唯恐有半点遗漏。

  262首诗,铺天盖地的文字袭来,华美的,朴实的,淡泊的,明快的,诙谐的,忧伤的……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密集而漫长的文字品读,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快速的意象冲击,话题、修辞、空间、视角等不断变化着。在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疏忽的同时,我更多的是在揣摩、品读、欣赏和感悟。

  在校对文字与体味涵咏之后,我提炼出几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昏暗,缤纷,苍茫,大地,春天……这并不难解,诗人挑选《大地之灯》这首诗的题目作了这个集子的名字,应该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考量。

  我以为,诗人一直试图用诗歌跳出生命的困境,拯救失散的灵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道:“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在诗歌的安抚下,诗人怀着一颗热情的心,用热望的眼冷眼旁观着芸芸众生,静观世间云卷云舒,对生命、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有着高于常人的视界和分辨率。在他的眼眸中,由人主宰的世界有着太多隐秘的人性恶之光,世界原本昏暗,世间因为有了万物和人的生机勃发,才呈现出美丽可爱,让人欲罢不能。诗人便在超越性的异常清晰与静默的观察和思考中踽踽独行,在孤独中接受世界,隐忍世界,用诗心美化世界,美化与软化着多重矛盾的自我,改造着孤寂的自我。因此,诗人的心灵创伤得到安抚,心灵变得有力、纯净而开阔。诗歌作为有力的媒介,化解了诗人与现实在冲突中带来的伤害,获得安静的诗意生活。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生命困境得以缓解,生命得以不断突围,来到越来越开阔的地带。《大地之灯》这首诗的最后三行,应该能对他的一颗诗心做诠释,给读者以密码:“行走于尘世/我多么想像花一样/做一盏大地的灯/用芬芳馥郁生命/用光亮去摇曳人心的暗淡和寒冷。”

  这个集子分三辑:故土情深、风物琐记、心灵回望。莫言的写作出发地是高密,苏童说要把香椿树街写一辈子。每个人心中都有最初的出发地,它给予我们生命最原初的底色与给养,我们终其一生都在那个地方徘徊与流连。同样,诗人对故乡、对故土有着很深的眷恋与热爱,他写故乡的风花雪月、生老病死、花草虫鱼、劳作苦乐。其中,最令我感动的是几首写父亲的诗歌,一道墓碑阻隔了生死,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横亘在眼前。死,本是忧伤的,绝望的。但,在诗人的笔下,我读不出忧伤与绝望,我读到的是对死亡的豁达、淡泊和超脱。死,在他的笔下,就像回到了栖身的家,安适与自然。《怀念父亲》里这样写道:“有时蝴蝶为他消解孤单/有时萤火虫为他点燃烟头/当然,也有北风吹得他一阵咳嗽。”读着这些平缓得近于日常低语的诗句,我的心是疼痛的。我的父亲已年迈,我也正处于对失去父亲的恐惧之中。弗洛伊德关于生命本能与死亡的本能说在诗人的诗作中得以呈现,两者平衡地对峙着。一个失去父亲的儿子想念父亲,无论生死,血脉都相连。无法再见面的痛苦吞噬着他对父亲的记忆,一切无可挽回。读着这几首诗,我能体会到诗人刻骨的痛,汹涌的情感之涛都隐藏在平静、隐忍、克制、幽默的叙述之中,有效地防止了情感、情绪的蔓延与溃散。其背后则是他对生命、对世间本相的超脱与顿悟。统观这个集子,诗人都是在克制、平静地叙述。他接着写道:“我来看他,多想陪他说说话/然后接他回家继续做我们的父亲啊/而一座墓碑正好挡住了他回家的路。”他用对生死的智性思考压抑住想念父亲的狂烈情感,诗歌表达的情感力度非但没减弱,反而唤起读者对人类自身向死而生的悲剧性命运的回望与遥想。人生最终不过一墓穴一墓碑。诗人没有让诗歌沦为情绪的渲泻地,他没有掉进抒情的窠臼。我以为,这是他作为诗人,最难能可贵之处。

  在反复地赏读这个集子的过程中,炫人眼目的意象纷至沓来,看似随意,实则别有用心、富有诗性地从现实世界中捞取诸多纷繁的事物作意象:叶子,花朵,蜜蜂,蒲草,蝴蝶,麻雀,竹子……叶子在《花开的声音》中是欣赏大自然之美的眼睛,而在《怀念父亲》中,叶子成了落叶,与凋零的生命重叠。他的诗歌,意象用得出其不意,在《一只公园的蝴蝶》这首诗里,公园里的蝴蝶和荒野里的蝴蝶成了假自我与真自我的代名词,在公园已经异化,而在荒野真实自在,则是诗人鲜明的价值取向,诗人赋予意象独特的含义。在《一只麻雀飞过来》里,麻雀成了诗人的化身。在《一只蚂蚁的飞翔》中,蚂蚁顽强不屈,信念执着。在《骨折的竹子》里,竹子成了高洁与美好的代名词,雷电则成了庸常与罪恶。

  意象纷至沓来,语词异彩纷呈,它们构成一个个语言符号,组成一串串璀璨的珍珠。它们摆脱空间的有限性,营造无限的诗意延展空间。我想,不管意象如何繁华绮丽,核心意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地。在诗人的笔端,坚实的大地给予他立身处世的强大力量与勇气,是他的生命之源泉,是诗人的精神高地。其意蕴在《天地之间》得到进一步的印证:“其实,我清楚地知道/在这浩渺无边的天地之间/我更接近于地,而远离于天。”

  品读着《大地之灯》,我的心像火苗一样跃动着。我感到充实,诗意与哲理填充着我单薄的心灵。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相联结,也相对峙。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基于现实、又比现实更符合人的理想的文字世界,诗人的精神才得以支撑,才得以丰沛,才能在贫瘠的现实中从容和优雅。诗人在《诗歌是我灵魂的呼吸》中写道:“我爱它爱得死心塌地,爱得如痴如醉,爱得地老天荒。我爱它,并不奢求它一定要爱我,即使它总是给我一个背影,我也要无怨无悔地去追寻它,因为它给了我一路的遐想,一路的芬芳。”他对诗歌的爱,热烈而冷静,执着而清醒。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做一盏大地的花灯——读李汉超诗集《大地之灯》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陈 问
发布时间:2020-06-04

  

  受作者的委托,我为诗集《大地之灯》作了第三遍校对。我很认真且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曾经好几个夜晚,寥无人声,有限的冷白光外是无限的厚重的黑夜。我一页页,一行行,一字字地缓慢地校对着,凝神,慎重,唯恐有半点遗漏。

  262首诗,铺天盖地的文字袭来,华美的,朴实的,淡泊的,明快的,诙谐的,忧伤的……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密集而漫长的文字品读,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快速的意象冲击,话题、修辞、空间、视角等不断变化着。在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疏忽的同时,我更多的是在揣摩、品读、欣赏和感悟。

  在校对文字与体味涵咏之后,我提炼出几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昏暗,缤纷,苍茫,大地,春天……这并不难解,诗人挑选《大地之灯》这首诗的题目作了这个集子的名字,应该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考量。

  我以为,诗人一直试图用诗歌跳出生命的困境,拯救失散的灵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道:“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在诗歌的安抚下,诗人怀着一颗热情的心,用热望的眼冷眼旁观着芸芸众生,静观世间云卷云舒,对生命、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有着高于常人的视界和分辨率。在他的眼眸中,由人主宰的世界有着太多隐秘的人性恶之光,世界原本昏暗,世间因为有了万物和人的生机勃发,才呈现出美丽可爱,让人欲罢不能。诗人便在超越性的异常清晰与静默的观察和思考中踽踽独行,在孤独中接受世界,隐忍世界,用诗心美化世界,美化与软化着多重矛盾的自我,改造着孤寂的自我。因此,诗人的心灵创伤得到安抚,心灵变得有力、纯净而开阔。诗歌作为有力的媒介,化解了诗人与现实在冲突中带来的伤害,获得安静的诗意生活。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生命困境得以缓解,生命得以不断突围,来到越来越开阔的地带。《大地之灯》这首诗的最后三行,应该能对他的一颗诗心做诠释,给读者以密码:“行走于尘世/我多么想像花一样/做一盏大地的灯/用芬芳馥郁生命/用光亮去摇曳人心的暗淡和寒冷。”

  这个集子分三辑:故土情深、风物琐记、心灵回望。莫言的写作出发地是高密,苏童说要把香椿树街写一辈子。每个人心中都有最初的出发地,它给予我们生命最原初的底色与给养,我们终其一生都在那个地方徘徊与流连。同样,诗人对故乡、对故土有着很深的眷恋与热爱,他写故乡的风花雪月、生老病死、花草虫鱼、劳作苦乐。其中,最令我感动的是几首写父亲的诗歌,一道墓碑阻隔了生死,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横亘在眼前。死,本是忧伤的,绝望的。但,在诗人的笔下,我读不出忧伤与绝望,我读到的是对死亡的豁达、淡泊和超脱。死,在他的笔下,就像回到了栖身的家,安适与自然。《怀念父亲》里这样写道:“有时蝴蝶为他消解孤单/有时萤火虫为他点燃烟头/当然,也有北风吹得他一阵咳嗽。”读着这些平缓得近于日常低语的诗句,我的心是疼痛的。我的父亲已年迈,我也正处于对失去父亲的恐惧之中。弗洛伊德关于生命本能与死亡的本能说在诗人的诗作中得以呈现,两者平衡地对峙着。一个失去父亲的儿子想念父亲,无论生死,血脉都相连。无法再见面的痛苦吞噬着他对父亲的记忆,一切无可挽回。读着这几首诗,我能体会到诗人刻骨的痛,汹涌的情感之涛都隐藏在平静、隐忍、克制、幽默的叙述之中,有效地防止了情感、情绪的蔓延与溃散。其背后则是他对生命、对世间本相的超脱与顿悟。统观这个集子,诗人都是在克制、平静地叙述。他接着写道:“我来看他,多想陪他说说话/然后接他回家继续做我们的父亲啊/而一座墓碑正好挡住了他回家的路。”他用对生死的智性思考压抑住想念父亲的狂烈情感,诗歌表达的情感力度非但没减弱,反而唤起读者对人类自身向死而生的悲剧性命运的回望与遥想。人生最终不过一墓穴一墓碑。诗人没有让诗歌沦为情绪的渲泻地,他没有掉进抒情的窠臼。我以为,这是他作为诗人,最难能可贵之处。

  在反复地赏读这个集子的过程中,炫人眼目的意象纷至沓来,看似随意,实则别有用心、富有诗性地从现实世界中捞取诸多纷繁的事物作意象:叶子,花朵,蜜蜂,蒲草,蝴蝶,麻雀,竹子……叶子在《花开的声音》中是欣赏大自然之美的眼睛,而在《怀念父亲》中,叶子成了落叶,与凋零的生命重叠。他的诗歌,意象用得出其不意,在《一只公园的蝴蝶》这首诗里,公园里的蝴蝶和荒野里的蝴蝶成了假自我与真自我的代名词,在公园已经异化,而在荒野真实自在,则是诗人鲜明的价值取向,诗人赋予意象独特的含义。在《一只麻雀飞过来》里,麻雀成了诗人的化身。在《一只蚂蚁的飞翔》中,蚂蚁顽强不屈,信念执着。在《骨折的竹子》里,竹子成了高洁与美好的代名词,雷电则成了庸常与罪恶。

  意象纷至沓来,语词异彩纷呈,它们构成一个个语言符号,组成一串串璀璨的珍珠。它们摆脱空间的有限性,营造无限的诗意延展空间。我想,不管意象如何繁华绮丽,核心意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地。在诗人的笔端,坚实的大地给予他立身处世的强大力量与勇气,是他的生命之源泉,是诗人的精神高地。其意蕴在《天地之间》得到进一步的印证:“其实,我清楚地知道/在这浩渺无边的天地之间/我更接近于地,而远离于天。”

  品读着《大地之灯》,我的心像火苗一样跃动着。我感到充实,诗意与哲理填充着我单薄的心灵。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相联结,也相对峙。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基于现实、又比现实更符合人的理想的文字世界,诗人的精神才得以支撑,才得以丰沛,才能在贫瘠的现实中从容和优雅。诗人在《诗歌是我灵魂的呼吸》中写道:“我爱它爱得死心塌地,爱得如痴如醉,爱得地老天荒。我爱它,并不奢求它一定要爱我,即使它总是给我一个背影,我也要无怨无悔地去追寻它,因为它给了我一路的遐想,一路的芬芳。”他对诗歌的爱,热烈而冷静,执着而清醒。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