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其他原创 >

三峡库区有个柏果埫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0-12-17    作者: 张 君

  三峡库区三斗坪镇西南,有这样一个村庄,邻着千里平湖,却熬着无水的日子。多少世代,这个村庄就象那里的草木,默默地生,默默地长,却总是瘦瘦弱弱的,怎么也没有长大过。时光如圣人所言:逝者如斯乎,现今,这个村庄怎样了呢?

  今年小雪刚过,我参加宜昌市职工文学读书协会“作家小分队走进柏果埫村”活动,走进这个曾经默默无闻的小庄。

  车下三峡大坝翻坝高速公路,沿着银梭样的盘山公路上到山顶,眼前豁然一亮。

  二层楼的柏果埫村委会状如玉兰花挺拨端庄,楼顶“党员群众服务中心”红色大字,簇拥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状如花蕊随风播撒甜蜜,滋养山野大地。沿着村委会、文化广场、标准化卫生室、农村电子商务综合服务中心伸展开来的银白色硬化公路,如同美丽的花瓣,在四季的风中将芬芳和秋实,连组入户。66个蓄水池和农田灌溉水池,30000多米管网,散布山林地头、屋前房后,邻着水却缺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100KW光伏发电站和移动、电信通信基站也建起来了。层层山峦不再是屏障,这个独居山中的小村庄,和外面的世界有了密切的联系。村里的生活暖了,夜晚亮了,村里的人眼看得远了,心也大了。水、电、路这几大难题解决了,曾经瘦弱的村庄,带着自己的梦想,象茁壮成长的大树,向着蓝色天空,不断抽枝吐叶。

  2014年,现任宜昌市副市长王应华来到这个省级贫困村调研考察时,心情沉重地说,柏果埫村脱贫重中之重,是要解决农民饮水和农业用水。农村没有水,靠天吃饭,种养殖产业怎么搞得起来,怎么脱贫?

  宜昌市总工会第四任驻村第一书记李东海回忆起当初进村帮扶的情景时,轻扬的浓眉透着一股子坚毅。他说,当时都是石渣子毛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睛天一身灰,雨天两腿泥,雪天直打滚。天不亮,赶早排队去水荡子担水,晚上点蜡烛照明,手机就是一个摆设。

  各级党委和政府给予柏果埫村极大关心,市总工会、市工商联、民建宜昌市委会、区劳动监察局定点扶贫单位持续投入和扶持,柏果埫村“两委”和驻村工作队一心扑在找穷因、挖穷根上,循着 “生态种养殖业产业+外出务工经济”这个基本思路,上下齐心聚力,撬动了贫困这座压在柏果埫身上的大山。

  勘探开采页岩气的人来了、开发野马溪风景区的公司来了、万富物流来了、投资民宿产业的人来了,“年猪文化节”赶集外乡人来了,外国人来了、文学艺术家来了……

  5个专业合作社带动149户贫困户。全村677户1700多人,2016年,人均纯收入6000多元,2020年,达到10000元以上。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81户,2019年底全部脱贫。这是柏果埫人精准脱贫成绩单。成绩单下的生活,离我们越来越近。

  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

  同行书法家、作家张天一驾车从村委会出发,到柏果埫村八组张光荣家只用了二十多分半钟。没通车前,七十多岁的张老汉要翻山越岭走上大半天,到村委会办个事,去来要一天时间。

  1948年出生的张光荣,妻子刘长玉天生软骨病,走着走着,人就倒了,儿时因脑膜炎后遗症弱视,看得见上面,看不到脚底。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重担,压在张光荣身上。白天张光荣务农,晚上做家务,睡眠严重不足。光阴流逝,入赘的大女婿踏实能干,随施工队远赴非洲塞舌尔务工。生活刚有了盼头,2008年,一场重病夺走女婿的生命,花光了积蓄,欠下9万多元住院费。张光荣家因病返贫。屋漏偏逢连夜雨,白蚂蚁蛀蚀3间7个径头土墙屋。六口之家在风雨中飘摇,岌岌可危。

  2015年,党精准扶贫的春风吹进这个山谷,张光荣家被纳入村里第一批建档立卡贫困户,2017年脱贫。

  张光荣、老伴刘长玉和我们围火炉而坐。

  屋内,成套蓝白相间的厨柜,灶台、黑色的抽油烟机和柴火灶和黑色的大铁锅奇妙组合的厨房,兼备农耕传统与都市现代之美。屋外,成套仿古典原木色家具装点宽敞的客厅,冰柜、电视一应俱全。门前道场周围白菜、葱蒜、萝卜绿得冒油,道场旁的水泥路向后通到山上,向前连接山外。

  离开前,我们与张光荣夫妻在三屋小洋楼前合影。

  这幢楼房建成2018年,9个径头,造价32万。张光荣享受国家危房改造5000元补贴。

  从我们去到我们离开,不擅长表达的张光荣,一直念叨感恩党和国家的好政策,感恩村干部,感谢驻村干部。他和老伴享受合作医疗补助和养老金等各种补贴,这两年没生什么大病,女儿女婿都有车,来去方便。土豆、红苕、芋头闲时吃得好玩。人逢喜事精神爽,旧社会过来的张光荣赶上好时代,过上了好日子。

  张光荣家的小康生活,只是外出务工经济致富的一个缩影。今年,村委会通过点对点招聘、线上推荐、原单位对接、帮扶人介绍等多种措施,对冲疫情影响,帮助82名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外出务工。张光荣后来入赘的大女婿就是这支外出务工队伍中的一员,他在点军工地开吊车和挖机。大女儿在秭归陈家冲,照顾一双儿女上学。

  蔡家巷子,位于张光荣家与村委会之间。背山面江,不起雾时,站在蔡兴兵家门口看得到秭归新县城。青山列屏,如张开的臂弯,以爱的姿态将蔡家巷子环绕在青山梯田之间。收割过红苕的田,篷松的黑土地,沉默如诗,蓄势待发,等待新一轮的耕种。

  蔡家巷子,此类地名,其背后一定有许多的故事,我想应该是蔡姓人家书写传奇的地方。而柏果埫,似乎也有着美丽的传说,但现在,她正书写着自己的传奇。

  “我们一家三口,不是党好的政策,搞得还没得个骆头(土话:活不出来)。”给猪喂完饲料,赶过来的蔡兴兵,边擦手边和我们打招呼。“稀客,火笼屋里坐,我来泡茶!”

  “泡咧!”蔡兴兵妻子牛春艳应着,黑玛瑙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2011年,蔡兴兵的母亲因心脏病和慢阻肺,花掉6万多元医药费。儿时蔡兴兵头部被烫伤,也烫伤了脑细胞,发生癌变。母亲出院,他入院,用掉3万多元手术费。蔡兴兵放猪、养猪、买猪、做小生意的积蓄一下子就没了,还欠着亲戚朋友的钱。妻子脾气越来越坏。

  这一年,蔡兴兵一家三口,因病、因残致贫。手术后的蔡兴兵,视力退化,医嘱不能下力、干重活。

  要倒塌的土屋,老、弱、病、残一家人,蔡兴兵想死的心都有。半岁儿子的哭声,唤醒他活下去的力气。

  副市长王应华到蔡兴兵家走访,查阅蔡兴兵的病历,根据政策,建议将蔡兴兵纳入医保,解决医疗费用,并送牛春艳到宜昌市优抚医院检查治疗,为患精神障碍的牛春艳办理残疾证,落实居家康复相关政策和待遇。

  如果不是陪同采访的村妇联主任张昌菊的介绍,我们看不出牛春艳是残疾人。蔡兴兵说,他2009年才结婚。他是经过丈母娘严格考核后,才娶到老婆。他做的腐乳的香气,从蒸格子处漫过来。牛春艳安静地坐在他旁边,静静地听着,暖阳照在她身上。

  当时驻村第一书记李达明带领工作队和村“两委”在蔡家巷子召开屋场会,逐一问明村民情况后说:“我在八组调查,蔡兴兵这种情况,他不是贫困户,谁还能当贫困户?!”蔡兴兵家终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驻村第一书记以及工作队和村“两委”细致的工作作风、坚持原则的精神,可见一斑。

  一排新屋建在蔡兴兵老屋对面的公路下,2018年落成,造价七八万元,享受危房改造补贴25000元,猪鸡圈栏补贴4000元,都还了贷款。一条横V字型公路连接公路和蔡兴兵道场。

  说到种养殖业,蔡兴兵笑得合不拢嘴,饱经沧桑的脸舒展开来。

  2017年,新猪圈建成,蔡兴兵享受产业扶持补贴,养殖牲猪20头,土鸡150只。新猪圈潮气大,对猪皮肤伤害大,猪在适应过程中,容易生皮肤病,死了3头,这是正常的。老道的语气,自信的神色,显示了行家里手的气度和精明能干的本色。对于养殖业及相关知识的普及,看来工作队也没少下功夫。

  2019年底,蔡兴兵将全部欠债还清。

  由于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将问题考虑在前,建议蔡兴兵等农户多头发展养殖业和种植业(养鸡、养猪、养母猪、养蜜蜂,种茶、种四季豆、种土豆、种玉米等),2019年的非洲猪瘟、2020年的疫情,也没有影响到农户的生活和生产。

  柏果埫村有72名残疾人,都全部脱贫,一个都没落下!

  这里的每一片土地,每一家农户,都留下了扶贫干部的足迹。沿着他们的足迹走一遭,你就能看到未曾有过的笑脸,未曾有过的目光,未曾有过的自信,未曾有过的气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这些曾经为穷所困的人们,和我们的国家一道在向前走。

  我想,有一天,柏果埫这个名字,也会和三峡齐名。说起三峡,人们会想到柏果埫,说起柏果埫,人们会想到三峡。

  一定会的!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三峡库区有个柏果埫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 张 君
发布时间:2020-12-17

  三峡库区三斗坪镇西南,有这样一个村庄,邻着千里平湖,却熬着无水的日子。多少世代,这个村庄就象那里的草木,默默地生,默默地长,却总是瘦瘦弱弱的,怎么也没有长大过。时光如圣人所言:逝者如斯乎,现今,这个村庄怎样了呢?

  今年小雪刚过,我参加宜昌市职工文学读书协会“作家小分队走进柏果埫村”活动,走进这个曾经默默无闻的小庄。

  车下三峡大坝翻坝高速公路,沿着银梭样的盘山公路上到山顶,眼前豁然一亮。

  二层楼的柏果埫村委会状如玉兰花挺拨端庄,楼顶“党员群众服务中心”红色大字,簇拥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状如花蕊随风播撒甜蜜,滋养山野大地。沿着村委会、文化广场、标准化卫生室、农村电子商务综合服务中心伸展开来的银白色硬化公路,如同美丽的花瓣,在四季的风中将芬芳和秋实,连组入户。66个蓄水池和农田灌溉水池,30000多米管网,散布山林地头、屋前房后,邻着水却缺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100KW光伏发电站和移动、电信通信基站也建起来了。层层山峦不再是屏障,这个独居山中的小村庄,和外面的世界有了密切的联系。村里的生活暖了,夜晚亮了,村里的人眼看得远了,心也大了。水、电、路这几大难题解决了,曾经瘦弱的村庄,带着自己的梦想,象茁壮成长的大树,向着蓝色天空,不断抽枝吐叶。

  2014年,现任宜昌市副市长王应华来到这个省级贫困村调研考察时,心情沉重地说,柏果埫村脱贫重中之重,是要解决农民饮水和农业用水。农村没有水,靠天吃饭,种养殖产业怎么搞得起来,怎么脱贫?

  宜昌市总工会第四任驻村第一书记李东海回忆起当初进村帮扶的情景时,轻扬的浓眉透着一股子坚毅。他说,当时都是石渣子毛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睛天一身灰,雨天两腿泥,雪天直打滚。天不亮,赶早排队去水荡子担水,晚上点蜡烛照明,手机就是一个摆设。

  各级党委和政府给予柏果埫村极大关心,市总工会、市工商联、民建宜昌市委会、区劳动监察局定点扶贫单位持续投入和扶持,柏果埫村“两委”和驻村工作队一心扑在找穷因、挖穷根上,循着 “生态种养殖业产业+外出务工经济”这个基本思路,上下齐心聚力,撬动了贫困这座压在柏果埫身上的大山。

  勘探开采页岩气的人来了、开发野马溪风景区的公司来了、万富物流来了、投资民宿产业的人来了,“年猪文化节”赶集外乡人来了,外国人来了、文学艺术家来了……

  5个专业合作社带动149户贫困户。全村677户1700多人,2016年,人均纯收入6000多元,2020年,达到10000元以上。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81户,2019年底全部脱贫。这是柏果埫人精准脱贫成绩单。成绩单下的生活,离我们越来越近。

  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

  同行书法家、作家张天一驾车从村委会出发,到柏果埫村八组张光荣家只用了二十多分半钟。没通车前,七十多岁的张老汉要翻山越岭走上大半天,到村委会办个事,去来要一天时间。

  1948年出生的张光荣,妻子刘长玉天生软骨病,走着走着,人就倒了,儿时因脑膜炎后遗症弱视,看得见上面,看不到脚底。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重担,压在张光荣身上。白天张光荣务农,晚上做家务,睡眠严重不足。光阴流逝,入赘的大女婿踏实能干,随施工队远赴非洲塞舌尔务工。生活刚有了盼头,2008年,一场重病夺走女婿的生命,花光了积蓄,欠下9万多元住院费。张光荣家因病返贫。屋漏偏逢连夜雨,白蚂蚁蛀蚀3间7个径头土墙屋。六口之家在风雨中飘摇,岌岌可危。

  2015年,党精准扶贫的春风吹进这个山谷,张光荣家被纳入村里第一批建档立卡贫困户,2017年脱贫。

  张光荣、老伴刘长玉和我们围火炉而坐。

  屋内,成套蓝白相间的厨柜,灶台、黑色的抽油烟机和柴火灶和黑色的大铁锅奇妙组合的厨房,兼备农耕传统与都市现代之美。屋外,成套仿古典原木色家具装点宽敞的客厅,冰柜、电视一应俱全。门前道场周围白菜、葱蒜、萝卜绿得冒油,道场旁的水泥路向后通到山上,向前连接山外。

  离开前,我们与张光荣夫妻在三屋小洋楼前合影。

  这幢楼房建成2018年,9个径头,造价32万。张光荣享受国家危房改造5000元补贴。

  从我们去到我们离开,不擅长表达的张光荣,一直念叨感恩党和国家的好政策,感恩村干部,感谢驻村干部。他和老伴享受合作医疗补助和养老金等各种补贴,这两年没生什么大病,女儿女婿都有车,来去方便。土豆、红苕、芋头闲时吃得好玩。人逢喜事精神爽,旧社会过来的张光荣赶上好时代,过上了好日子。

  张光荣家的小康生活,只是外出务工经济致富的一个缩影。今年,村委会通过点对点招聘、线上推荐、原单位对接、帮扶人介绍等多种措施,对冲疫情影响,帮助82名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外出务工。张光荣后来入赘的大女婿就是这支外出务工队伍中的一员,他在点军工地开吊车和挖机。大女儿在秭归陈家冲,照顾一双儿女上学。

  蔡家巷子,位于张光荣家与村委会之间。背山面江,不起雾时,站在蔡兴兵家门口看得到秭归新县城。青山列屏,如张开的臂弯,以爱的姿态将蔡家巷子环绕在青山梯田之间。收割过红苕的田,篷松的黑土地,沉默如诗,蓄势待发,等待新一轮的耕种。

  蔡家巷子,此类地名,其背后一定有许多的故事,我想应该是蔡姓人家书写传奇的地方。而柏果埫,似乎也有着美丽的传说,但现在,她正书写着自己的传奇。

  “我们一家三口,不是党好的政策,搞得还没得个骆头(土话:活不出来)。”给猪喂完饲料,赶过来的蔡兴兵,边擦手边和我们打招呼。“稀客,火笼屋里坐,我来泡茶!”

  “泡咧!”蔡兴兵妻子牛春艳应着,黑玛瑙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2011年,蔡兴兵的母亲因心脏病和慢阻肺,花掉6万多元医药费。儿时蔡兴兵头部被烫伤,也烫伤了脑细胞,发生癌变。母亲出院,他入院,用掉3万多元手术费。蔡兴兵放猪、养猪、买猪、做小生意的积蓄一下子就没了,还欠着亲戚朋友的钱。妻子脾气越来越坏。

  这一年,蔡兴兵一家三口,因病、因残致贫。手术后的蔡兴兵,视力退化,医嘱不能下力、干重活。

  要倒塌的土屋,老、弱、病、残一家人,蔡兴兵想死的心都有。半岁儿子的哭声,唤醒他活下去的力气。

  副市长王应华到蔡兴兵家走访,查阅蔡兴兵的病历,根据政策,建议将蔡兴兵纳入医保,解决医疗费用,并送牛春艳到宜昌市优抚医院检查治疗,为患精神障碍的牛春艳办理残疾证,落实居家康复相关政策和待遇。

  如果不是陪同采访的村妇联主任张昌菊的介绍,我们看不出牛春艳是残疾人。蔡兴兵说,他2009年才结婚。他是经过丈母娘严格考核后,才娶到老婆。他做的腐乳的香气,从蒸格子处漫过来。牛春艳安静地坐在他旁边,静静地听着,暖阳照在她身上。

  当时驻村第一书记李达明带领工作队和村“两委”在蔡家巷子召开屋场会,逐一问明村民情况后说:“我在八组调查,蔡兴兵这种情况,他不是贫困户,谁还能当贫困户?!”蔡兴兵家终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驻村第一书记以及工作队和村“两委”细致的工作作风、坚持原则的精神,可见一斑。

  一排新屋建在蔡兴兵老屋对面的公路下,2018年落成,造价七八万元,享受危房改造补贴25000元,猪鸡圈栏补贴4000元,都还了贷款。一条横V字型公路连接公路和蔡兴兵道场。

  说到种养殖业,蔡兴兵笑得合不拢嘴,饱经沧桑的脸舒展开来。

  2017年,新猪圈建成,蔡兴兵享受产业扶持补贴,养殖牲猪20头,土鸡150只。新猪圈潮气大,对猪皮肤伤害大,猪在适应过程中,容易生皮肤病,死了3头,这是正常的。老道的语气,自信的神色,显示了行家里手的气度和精明能干的本色。对于养殖业及相关知识的普及,看来工作队也没少下功夫。

  2019年底,蔡兴兵将全部欠债还清。

  由于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将问题考虑在前,建议蔡兴兵等农户多头发展养殖业和种植业(养鸡、养猪、养母猪、养蜜蜂,种茶、种四季豆、种土豆、种玉米等),2019年的非洲猪瘟、2020年的疫情,也没有影响到农户的生活和生产。

  柏果埫村有72名残疾人,都全部脱贫,一个都没落下!

  这里的每一片土地,每一家农户,都留下了扶贫干部的足迹。沿着他们的足迹走一遭,你就能看到未曾有过的笑脸,未曾有过的目光,未曾有过的自信,未曾有过的气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这些曾经为穷所困的人们,和我们的国家一道在向前走。

  我想,有一天,柏果埫这个名字,也会和三峡齐名。说起三峡,人们会想到柏果埫,说起柏果埫,人们会想到三峡。

  一定会的!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