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作家作品研讨 >

藏在心中的幸福——读东风工人诗人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21-01-04    作者:江戎天

  元旦从上海回家,我读着诗人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分享一线女工的美丽剪影,思考我28岁的青春。

  我认识诗人蔡峥嵘,是在疫情期间东风论坛上。她教了我很多写诗的知识。最关键的是她告诉我:作为年轻人,一定要用感恩的心颂扬美好生活。她是东风公司一名普通工人,她的任务是在机床上为东风汽车生产各种规模的小螺帽。她无限热爱这个岗位,只要一走进车间,只要一开动机床,那些钢铁就会从她温柔的手中变成栩栩如生的生命。当一颗颗精灵一样的小螺帽,被迅速装配到无数东风汽车上,她的眼睛就放着光芒,几十年如一日。

  她是一位平凡女工,几十年来坚持诗歌创作。她写汽车、车间,写她的快乐和人生百味,在全国影响级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2015年,中央电视台专门为她录制了《工人诗篇》专题,并在朝闻天下栏目播出。

  近期,她发表《穿工装的女人》,把平凡的东风人、平凡的东风女工描绘得神采奕奕、充满诗情画意。“除了把你想象成月光,还有柔软的春风。穿工装的女人,我更愿意把你想象成紫色的地丁。”我在百度上查询什么是地丁。那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一种紫色的花。你可以想像它是恋爱中的少女,也可以说它是温暖的妈妈。如果你把它比喻为饱经风霜的乡下祖母,也不为过。人们常说诗人的情怀像浪漫的云彩,而我觉得蔡峥嵘老师把东风公司的车间女工,比喻成月光和紫色的地丁,无不洋溢着春风的情怀和人生的荣光。她曾在另一首诗歌里写过她的岗位,那些生机勃勃的小螺帽,从她的车床喷薄而出,带着诗人的孕育和初吻。

  这是天底下最朴素的一位母亲,跟我的母亲一样,平平凡凡。但她永远充满着对生活的美好期盼,对文学的执着探索。用最宽容、最深沉的凡人之爱和诗人的灵慧之眸,讴歌自己的祖国,礼赞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默默做出巨大奉献的所有东风人。这些,已远远超出一个诗人的高尚情怀。

  诗,有多大用处呢?常有人问我,我内疚得无言回答。像我们这些长年奔波在最前线的90后,诗歌像被遗忘在衣柜里的一件衣裳,重见它时才一声惊喜。有段时间,诗人也曾经彷徨,一度失去创作的灵感。她和一帮女工到青藏高原散心。忽然看见一辆卡车从清澈的拉木措湖疾驶而过。她突然惊叫道:“那是我们的东风!车上有我的螺帽!”她和闺蜜像疯子一样挥舞着红围巾,追赶驰骋的汽车,直到汽车不见了踪影,她才停下。这时,她突然觉得心结了无,心中充满了光明。那一刻,诗人又重拾了灵魂,可谓“唯有东风唤我回。”

  其实幸福和美好一直藏在我们心中。“穿工装的女人看不见自己的光芒。它只在机器与零件撞击声中忙碌,低头与铁打交道。”这专注的神情和敬业精神,其实这是诗人在给自己和所有的东风女工写生。我在疫情期间还读过诗人其他作品,有一首诗大意是“我在23楼看山坡上的桃花,厨房的水开了,桃花把天空燃烧成彩霞”。这是对生活的无限珍爱和眷恋。

  生活是绚丽的万花筒,诗人也有悲伤。她写清明节给姐姐上坟:“坟上插满了彩色的纸花,我在人间,姐姐在地下。我抬头望天,不忍泪水浸湿姐姐的花衣裳”。她写故乡:千年的渡口抑制着内心的奔涌,迎来一年一度的人声鼎沸。哦,春节来了!

  我们在平凡的岁月安享平凡的幸福,如今日元旦,心中荡起向往的波澜。我们生在这伟大时代,有什么可以阻拦我们?庚子年走了,辛丑年来了,14亿中国人铁桶般地围住了新冠病毒。第二个50年开局之年,凝聚着东风人无限智慧的“岚图”向全球发布,即将漂洋过海,占领全球新高地。所有美好,不期而至,每一天都是诗和远方。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藏在心中的幸福——读东风工人诗人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

来源:湖北作家网    作者:江戎天
发布时间:2021-01-04

  元旦从上海回家,我读着诗人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分享一线女工的美丽剪影,思考我28岁的青春。

  我认识诗人蔡峥嵘,是在疫情期间东风论坛上。她教了我很多写诗的知识。最关键的是她告诉我:作为年轻人,一定要用感恩的心颂扬美好生活。她是东风公司一名普通工人,她的任务是在机床上为东风汽车生产各种规模的小螺帽。她无限热爱这个岗位,只要一走进车间,只要一开动机床,那些钢铁就会从她温柔的手中变成栩栩如生的生命。当一颗颗精灵一样的小螺帽,被迅速装配到无数东风汽车上,她的眼睛就放着光芒,几十年如一日。

  她是一位平凡女工,几十年来坚持诗歌创作。她写汽车、车间,写她的快乐和人生百味,在全国影响级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2015年,中央电视台专门为她录制了《工人诗篇》专题,并在朝闻天下栏目播出。

  近期,她发表《穿工装的女人》,把平凡的东风人、平凡的东风女工描绘得神采奕奕、充满诗情画意。“除了把你想象成月光,还有柔软的春风。穿工装的女人,我更愿意把你想象成紫色的地丁。”我在百度上查询什么是地丁。那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一种紫色的花。你可以想像它是恋爱中的少女,也可以说它是温暖的妈妈。如果你把它比喻为饱经风霜的乡下祖母,也不为过。人们常说诗人的情怀像浪漫的云彩,而我觉得蔡峥嵘老师把东风公司的车间女工,比喻成月光和紫色的地丁,无不洋溢着春风的情怀和人生的荣光。她曾在另一首诗歌里写过她的岗位,那些生机勃勃的小螺帽,从她的车床喷薄而出,带着诗人的孕育和初吻。

  这是天底下最朴素的一位母亲,跟我的母亲一样,平平凡凡。但她永远充满着对生活的美好期盼,对文学的执着探索。用最宽容、最深沉的凡人之爱和诗人的灵慧之眸,讴歌自己的祖国,礼赞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默默做出巨大奉献的所有东风人。这些,已远远超出一个诗人的高尚情怀。

  诗,有多大用处呢?常有人问我,我内疚得无言回答。像我们这些长年奔波在最前线的90后,诗歌像被遗忘在衣柜里的一件衣裳,重见它时才一声惊喜。有段时间,诗人也曾经彷徨,一度失去创作的灵感。她和一帮女工到青藏高原散心。忽然看见一辆卡车从清澈的拉木措湖疾驶而过。她突然惊叫道:“那是我们的东风!车上有我的螺帽!”她和闺蜜像疯子一样挥舞着红围巾,追赶驰骋的汽车,直到汽车不见了踪影,她才停下。这时,她突然觉得心结了无,心中充满了光明。那一刻,诗人又重拾了灵魂,可谓“唯有东风唤我回。”

  其实幸福和美好一直藏在我们心中。“穿工装的女人看不见自己的光芒。它只在机器与零件撞击声中忙碌,低头与铁打交道。”这专注的神情和敬业精神,其实这是诗人在给自己和所有的东风女工写生。我在疫情期间还读过诗人其他作品,有一首诗大意是“我在23楼看山坡上的桃花,厨房的水开了,桃花把天空燃烧成彩霞”。这是对生活的无限珍爱和眷恋。

  生活是绚丽的万花筒,诗人也有悲伤。她写清明节给姐姐上坟:“坟上插满了彩色的纸花,我在人间,姐姐在地下。我抬头望天,不忍泪水浸湿姐姐的花衣裳”。她写故乡:千年的渡口抑制着内心的奔涌,迎来一年一度的人声鼎沸。哦,春节来了!

  我们在平凡的岁月安享平凡的幸福,如今日元旦,心中荡起向往的波澜。我们生在这伟大时代,有什么可以阻拦我们?庚子年走了,辛丑年来了,14亿中国人铁桶般地围住了新冠病毒。第二个50年开局之年,凝聚着东风人无限智慧的“岚图”向全球发布,即将漂洋过海,占领全球新高地。所有美好,不期而至,每一天都是诗和远方。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