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受命不迁橘颂魂

来源:     发布时间: 2024-01-16    作者: 韩永强

水瘦山寒。临江的绝大多数树木褪去了春夏的盛装,萧索的枝条在寒风中瑟瑟颤抖着。只有这棵枝头挂满硕果的脐橙树,坚韧地挺立在江水中,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她与“玉树临风”没有关系,与“伟岸”、“挺拔”更风马牛不相及。可是无数人却慕名而来,面对这棵橙树不仅心生敬意,还情不自禁地把一个很时尚的词献给了她:“树坚强”。一时间,网红打卡纷至沓来。

屈原故里秭归,有最适宜柑橘生长的气候和土壤环境,沿着长江河谷或曲径通幽的小溪流,柑橘树漫山遍野地生长着。两千多年前,屈原行吟故里,唱出了《橘颂》,为故乡的柑橘树留下了至高的礼赞,为故乡人的心中,描绘出了理想境界。数千年来,秭归人在《橘颂》的音韵中,对“后皇嘉树”礼拜有加。在秭归人心中,柑橘树就是屈原为故乡树立的具体品格标杆。

春天的时候,柑橘树“绿叶素荣”,有风吹过,洁白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地成诗,芳香了屈原的思乡之情;明媚的春光令其快速成长,阳光下“曾枝剡棘,圆果抟兮”;风和日丽时,柑橘树“纷缊宜修,姱而不丑”;雨骤风狂时,柑橘树“淑离不淫,梗其有理”;柑橘树深固难徙眷念故土的品格,让屈原禁不住从心底发出赞叹:“行比伯夷,置以为像。”

千百年来,秭归人秉承屈原的“求索”精神,在柑橘培养上不断推陈出新,让柑橘“家族”日益庞大兴旺。一改过去只有金秋才有柑橘问世的传统,现在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脐橙跃上枝头,柑橘林中出现了“花果同枝”的梦幻景象。

柑橘品种多了,柑橘产量攀升而上了,新型产业链条自然到延伸。柑橘深加工的经营者们,殚精竭虑探寻和找到了柑橘“零废弃”的科学路径,让过去只能“吃果果”的柑橘,从果肉到果汁,从外皮到籽粒都成了宝贝,柑橘花酿造的“橙花蜜”甜了峡江的山水,柑橘效益发生了几何级“蝶变”,成了屈原故里名副其实的“黄金果”。

柑橘的美誉度高了,市场空间得到无限放大,营销手段日益花样翻新,“线上线下”、行商坐贾、电商以及大型企业助力营销等多种产业业态蓬勃兴旺,形成了完整的柑橘产业链,让过去内秀于峡江崇山峻岭间的秭归柑橘,名声远播五湖四海,成为人们最喜爱的水果选项。

有人纳闷,秭归的柑橘树至少以千百万计,为什么独有这棵脐橙树能成为“树坚强”?

我们不妨来认真端详一下“树坚强”。它的高度,从根部到顶部最多不到两米;从根部到斜逸而出的枝条最前端,长度也不会超过三米;树冠的宽度最宽处也不会突破二米;浩荡的峡风曾好奇地把它繁茂的绿叶拨开,惊奇地看到了枝叶间,掩映着百余个黄澄澄的橙子,有点儿柔弱的枝条,韧性十足地托着那些沉甸甸的橙子,给人以“举重若轻”的沉稳。

秭归柑橘树中,有太多挺立健拔、华盖蓊郁的“伟男子”,那些树动辄就可以结出几百公斤的橙子。眼前的“树坚强”,无论是树形,还是树的高度宽度以及树上结的果实数量,根本不可以与其他柑橘树比肩,甚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绝对“弱者”。

让我们把居高临下的头低下去,弯下腰放下身段,仔细打量一下“树坚强”,所有的敬意就会油然而生:这棵貌似与“坚强”无关的橙子树,居然“宛在水中央”。这棵曾经与它众多的兄弟姐妹比肩而立的橙子树,阳光雨露给了它们明媚,最适宜橙子树生长的土壤,给了它们必要的养分和根基。这些柑橘树做梦也想不到,在它们眼前流淌了千万年的峡江水,从1998年三峡大坝蓄水开始,奔腾而去的江水居然漫卷而来,很多柑橘树在挣扎中,最终消失在高峡平湖之中。

“树坚强”却没有屈服,更没有放弃,它倔强地坚持着要创造生命的奇迹。固执的江水,曾不舍昼夜地浸泡着它;孜孜不倦地淘洗掉了供给它养分的土壤;峡江的狂风曾一次又一次企图把它连根拔起……“深固难徙”的柑橘树啊,为了站稳脚根,在岁月的磨难中,把漂浮在水中纤细而柔弱的根,艰难地找准岩石的罅隙,不屈不挠地扎进去,从最初一条纤细的根,紧接着第二条纤细的根,到无数条纤细的根,水中的岩石被柑橘树“受命不迁”的坚定和执着感动,终于敞开心扉接纳了它“更一志兮”的所有根须,岩石和柑橘树之间,最终产生了奇异而坚贞不渝的爱情。

春天,“树坚强”素净的白花弥散出馨香,她不与百花争艳,却让碧波有了灵性;夏天,“树坚强”为烈日炙烤的碧水,撑起一柄墨绿的小伞,让碧水不会焦躁不安;秋天,“树坚强”为绿水挂起一个个橙黄的灯笼,白天亮丽江水的风景,夜晚摇曳江水的斑斓,为峡江的孩子点亮乡愁的灯笼;冬天,“树坚强”亲切地与碧波切切私语,讲述自己的孩子曾经走到过天涯海角,见识过世界的阔大美好,也把峡江的风景和橙子的故事讲给不同肤色的人们听,这些故事让江水不再寒冷。

“树坚强”的前世今生,只是一株普通的橙子树,却又是一株“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创造了生命奇迹的橙子树。今天的“树坚强”已不再是一株橙子树,而是一江清水向东流的长江不舍的守望者,是高峡平湖的知音,是对生养自己的故土忠贞不二,“受命不迁”的橘颂魂,是不断创造人间奇迹的屈原后裔的精神坐标。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85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受命不迁橘颂魂

来源:     作者: 韩永强
发布时间: 2024-01-16

水瘦山寒。临江的绝大多数树木褪去了春夏的盛装,萧索的枝条在寒风中瑟瑟颤抖着。只有这棵枝头挂满硕果的脐橙树,坚韧地挺立在江水中,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她与“玉树临风”没有关系,与“伟岸”、“挺拔”更风马牛不相及。可是无数人却慕名而来,面对这棵橙树不仅心生敬意,还情不自禁地把一个很时尚的词献给了她:“树坚强”。一时间,网红打卡纷至沓来。

屈原故里秭归,有最适宜柑橘生长的气候和土壤环境,沿着长江河谷或曲径通幽的小溪流,柑橘树漫山遍野地生长着。两千多年前,屈原行吟故里,唱出了《橘颂》,为故乡的柑橘树留下了至高的礼赞,为故乡人的心中,描绘出了理想境界。数千年来,秭归人在《橘颂》的音韵中,对“后皇嘉树”礼拜有加。在秭归人心中,柑橘树就是屈原为故乡树立的具体品格标杆。

春天的时候,柑橘树“绿叶素荣”,有风吹过,洁白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地成诗,芳香了屈原的思乡之情;明媚的春光令其快速成长,阳光下“曾枝剡棘,圆果抟兮”;风和日丽时,柑橘树“纷缊宜修,姱而不丑”;雨骤风狂时,柑橘树“淑离不淫,梗其有理”;柑橘树深固难徙眷念故土的品格,让屈原禁不住从心底发出赞叹:“行比伯夷,置以为像。”

千百年来,秭归人秉承屈原的“求索”精神,在柑橘培养上不断推陈出新,让柑橘“家族”日益庞大兴旺。一改过去只有金秋才有柑橘问世的传统,现在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脐橙跃上枝头,柑橘林中出现了“花果同枝”的梦幻景象。

柑橘品种多了,柑橘产量攀升而上了,新型产业链条自然到延伸。柑橘深加工的经营者们,殚精竭虑探寻和找到了柑橘“零废弃”的科学路径,让过去只能“吃果果”的柑橘,从果肉到果汁,从外皮到籽粒都成了宝贝,柑橘花酿造的“橙花蜜”甜了峡江的山水,柑橘效益发生了几何级“蝶变”,成了屈原故里名副其实的“黄金果”。

柑橘的美誉度高了,市场空间得到无限放大,营销手段日益花样翻新,“线上线下”、行商坐贾、电商以及大型企业助力营销等多种产业业态蓬勃兴旺,形成了完整的柑橘产业链,让过去内秀于峡江崇山峻岭间的秭归柑橘,名声远播五湖四海,成为人们最喜爱的水果选项。

有人纳闷,秭归的柑橘树至少以千百万计,为什么独有这棵脐橙树能成为“树坚强”?

我们不妨来认真端详一下“树坚强”。它的高度,从根部到顶部最多不到两米;从根部到斜逸而出的枝条最前端,长度也不会超过三米;树冠的宽度最宽处也不会突破二米;浩荡的峡风曾好奇地把它繁茂的绿叶拨开,惊奇地看到了枝叶间,掩映着百余个黄澄澄的橙子,有点儿柔弱的枝条,韧性十足地托着那些沉甸甸的橙子,给人以“举重若轻”的沉稳。

秭归柑橘树中,有太多挺立健拔、华盖蓊郁的“伟男子”,那些树动辄就可以结出几百公斤的橙子。眼前的“树坚强”,无论是树形,还是树的高度宽度以及树上结的果实数量,根本不可以与其他柑橘树比肩,甚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绝对“弱者”。

让我们把居高临下的头低下去,弯下腰放下身段,仔细打量一下“树坚强”,所有的敬意就会油然而生:这棵貌似与“坚强”无关的橙子树,居然“宛在水中央”。这棵曾经与它众多的兄弟姐妹比肩而立的橙子树,阳光雨露给了它们明媚,最适宜橙子树生长的土壤,给了它们必要的养分和根基。这些柑橘树做梦也想不到,在它们眼前流淌了千万年的峡江水,从1998年三峡大坝蓄水开始,奔腾而去的江水居然漫卷而来,很多柑橘树在挣扎中,最终消失在高峡平湖之中。

“树坚强”却没有屈服,更没有放弃,它倔强地坚持着要创造生命的奇迹。固执的江水,曾不舍昼夜地浸泡着它;孜孜不倦地淘洗掉了供给它养分的土壤;峡江的狂风曾一次又一次企图把它连根拔起……“深固难徙”的柑橘树啊,为了站稳脚根,在岁月的磨难中,把漂浮在水中纤细而柔弱的根,艰难地找准岩石的罅隙,不屈不挠地扎进去,从最初一条纤细的根,紧接着第二条纤细的根,到无数条纤细的根,水中的岩石被柑橘树“受命不迁”的坚定和执着感动,终于敞开心扉接纳了它“更一志兮”的所有根须,岩石和柑橘树之间,最终产生了奇异而坚贞不渝的爱情。

春天,“树坚强”素净的白花弥散出馨香,她不与百花争艳,却让碧波有了灵性;夏天,“树坚强”为烈日炙烤的碧水,撑起一柄墨绿的小伞,让碧水不会焦躁不安;秋天,“树坚强”为绿水挂起一个个橙黄的灯笼,白天亮丽江水的风景,夜晚摇曳江水的斑斓,为峡江的孩子点亮乡愁的灯笼;冬天,“树坚强”亲切地与碧波切切私语,讲述自己的孩子曾经走到过天涯海角,见识过世界的阔大美好,也把峡江的风景和橙子的故事讲给不同肤色的人们听,这些故事让江水不再寒冷。

“树坚强”的前世今生,只是一株普通的橙子树,却又是一株“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创造了生命奇迹的橙子树。今天的“树坚强”已不再是一株橙子树,而是一江清水向东流的长江不舍的守望者,是高峡平湖的知音,是对生养自己的故土忠贞不二,“受命不迁”的橘颂魂,是不断创造人间奇迹的屈原后裔的精神坐标。

通知公告 动态信息 市州文讯 作品研讨 书评序跋 新书看台 专题专栏 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